凌宗伟:没有想象力的教育,如何可能培养具有创造力的人才?

最近读《逃脱框架的教与学:启发课程的想象力》,感觉作者们关于“培养想象力应是教育的主要目标”的论断很有道理。时下的教育,无论中外,似乎对想象力并没有提到应有的位置上来。

作者们认为,过去的一百多年中学校在许多问题上并没有什么根本的改变,所谓的变革,无非就是硬件以及课程内容、课表、教学法、上课时间,以及奖惩等方面的修修补补,况且,在实际的层面上这些也遭遇着种种抗拒。环顾四周,这样的判断并不是危言耸听。但就我们这些教师而言,除了埋怨,自己做了多少改变的努力呢,或者说我们的努力,有没有真正改变学生的被动状况呢,再说的悲观一些,我们的改变有多少不是变着花头在抵抗变革呢?但就寒暑假作业一项,有多少学校不在改头换面,换汤不换药中忽悠学生、家长和社会呢,教育行政部门又有多少不是在应付种种呼声!

这样的生态下,想象力何以能够释放,这恐怕就是这本书的价值所在。想象力与人类社会的生存与发展的关系,就如台湾学者冯朝霖所言:“如果没有想象力的释放、没有透视表面的能力,或没有将‘好像’带入经验上的‘存在’邂逅就不可能发生,想象力具有‘串联’、‘关联’、‘连接’的功用”。我们应该清楚的是,一个人的想象力与情绪若能被我们掌握与调控,所谓成功也就有了可能。

在实际的学校教育中,因为僵化课程的设置、刻板的考试形式、标准化的答案要求等等,渐渐地将学生的想象力给扼杀了,他们就在这些课程、考核、答案的框架下失去了一个人本当有的灵性,当然首当其冲的是我们这些教师的灵性的丧失。

想象力强调的是人类认知的独特性性——学习和思维等,象征着人类自由的思想,想象力的丧失,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创造力的丧失。不过作者们认为,与想象力相比,创造力更取向功利,因为它更多地关涉心灵活动的结果与产物。换句话说,我们当我们大谈创造力的时候,其实更多地关注的是创造的结果与产物,而不是人类应有的自由的思想。须知,思想自由,方可创意无限。

想象力是一种可以逃脱现有框架来看待事物的能力,唤起想象力,就是让人们能够打破种种束缚,更为客观而独立地看待我们所追求的真实,用自己的视角去看待周遭的生活与现象,用自己的方式命名我们所处的世界,而不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更不是唯唯诺诺,不越雷池。作者认为,想象力应该是可以被教育的,21世纪需要的是富有想象的多元文化的教育,要将多元视为机会,这“机会不只可让我们教导与学习不同的事物,也可作为重新考量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教学概念的好机会”,“良好的多元文化教育,是可以一致扩展教师和学习者,己的生命,化愿景为实际”。“想象力的心血的付出,就是提倡多元教育。

这本书的作者之一,Kieran Egan认为想象力的向度至少有以下四个:

道德层面:道德层面中,我迈向汝的方向,且其相应情意为同理心。我的理解是教育要由“我”转向“你”,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思考,尽最大可能了解同事、学生的内心世界,并将这种了解传达给同事、学生。

创作——美学层面:在创作——美学层面中,我朝向它及其相应情意为惊奇。充满想象力的教育,需要在不断地探索中获取意外的创意与惊喜,在一个个创意与惊喜中获得美学体验。

社会——生态层面:在社会——生态层面中,我超越它——汝——它的关系,并朝所有三者的世界,其相应情意为希望。我的理解就是,教育不是一件简单的重复劳动,需要教育者根据具体的教育情境超越已有的经验,作出独立判断和决策,在一个又一个的新的挑战中看到希望。

灵性层面:在最后的灵性层面中,我朝向自我并认为这是我们知道的广大基础,并由其延伸超越有意识的自我。这个任务已部分被称为所有伟大宗教的教学(在灵性层面中,我会包括像是Carl Jung这样的当代作家)。关于这个层面,我的理解有点困难。不过所谓灵性,说到底就是智慧,从这个视角理解的话,想象力其实就是智慧的源泉。没有想象力,也就不可能有批判性思维和创造力。

总之,如果我们真的想要造就一代具有创造力的人才,就要真心实意地,而不是挂在嘴上,写在文件上的,切实在教育实践中逃脱固有的框架,努力启发课程的想象力,为我们的教育留下希望的种子。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凌宗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