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红军:校长的辩解反映了什么问题?

据《羊城晚报》报道,2016年2月22日晚上,有华师附小的家长发朋友圈称:“开学第一天,儿子回来说,今天校长说涂了指甲的妈妈都是好吃懒做的,不称职,让娃回家帮妈妈把指甲剪了。另外,还说请保姆的妈妈也好吃懒做。这是神马情况?虽然俺不涂指甲油。”

帖子被“疯转”,引起了广州妈妈们的不满,并质疑其内容。面对质疑,华师附小的吕以新校长表示,“内容被断章取义了”,他没有说过“涂指甲的妈妈是好吃懒做”之类的言论。

有家长在朋友圈中发文称:“我想校长的初衷应该是让孩子养成爱劳动的好习惯,理应得到支持,但其所举例子证实不恰当。”有家长则说:“这是很狭隘的说法,妈妈应该打扮得美美的,让孩子看到妈妈的自信和美丽。”

家长们的反应是正常的,以上言论也是理性的。吕校长教育孩子们“学会劳动,不要养成好吃懒做的坏习惯”,也是不错的。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我认为吕校长的辩解反映了以下四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逻辑问题。“指甲油有毒”这番话是校长在开学典礼上面对全校师生讲的,还是事后面对记者采访时说的?如果是前者,校长的目的是教育孩子们“学会劳动”,怎么会突然说起“指甲油有毒”来呢?从讲“指甲油有毒”,怎么联系到“不要养成好吃懒做的坏习惯”呢?从“指甲油有毒”,到“监督妈妈剪指甲”,这好理解;从“指甲油有毒”,到“不要养成好吃懒做的坏习惯”,这个跨度太大了吧!怎么自圆其说?

如果是后者,那么,关于“指甲油”,校长在开学典礼上又说了些什么呢?可以肯定的是,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讲过“指甲油”。到底是校长讲了含有“指甲油”的什么话让孩子们认为“校长说涂了指甲的妈妈都是好吃懒做的”?求真相!是孩子们误会了校长吗?不管说了什么,反正孩子们把“涂指甲油”与“好吃懒做”联系起来了。

二是劳动观念问题。劳动不仅仅是指做饭、洗碗、搞卫生等体力劳动。涂指甲油也是劳动。一切创造价值的体力和脑力的投入的行动,都是劳动。教孩子们“爱劳动”,不等于让孩子们爱做饭、爱洗碗、爱拖地!当然,劳动意识可以从参与这些家务开始,但不要窄化劳动的概念,不应给孩子们的劳动观念设限。相反,应该激发孩子们对更广泛的创造价值的一切人类活动的兴趣。

三是忽略儿童的经验。儿童的经验和认知及其发展是教育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劳动教育固然是必要的,校长讲话学生听话也是教育的重要途径,但教育者不仅要关注自己讲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关心孩子们听到了什么,理解的是什么,接受的是什么,以及怎样理解和接受的。

一般说来,小学生很“听话”,特别是听校长的话,当他们听到和接受了“不要养成好吃懒做的坏习惯”时,如果同时听到“涂指甲油的妈妈”和回家“监督妈妈剪指甲”,即便他们说校长说了“涂了指甲的妈妈都是好吃懒做的”,或者“断章取义”,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看,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作为教育者,与其把重点放在说明和辩解上,不如把心思用在儿童经验的形成和判断力的提高上。

四是干涉家长的私生活。让孩子们“回去监督妈妈剪指甲”,不论是“命令”,还是“建议”,都是不合适的,尽管“建议”比“命令”更温和一些。校长可以跟家长交流教育的思想和观念,甚至影响或改变家长的教育观念和行为,但不能以个人的好恶或生活态度去教唆心智还未成熟的孩子去干涉家长的个人选择和私人生活。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邝红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