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尊重自然的教育不等于不要约束

卢梭认为,人生来就是自由、平等的;在自然状态下,人人都享受着自由、平等的权利,所谓天赋人权,强调的就是人的自由与平等。所以对儿童应进行适应自然发展过程的“自然教育”。卢梭的观点提醒我们的是,作为教育者,我们在教育过程中必须心存人的观念、人的尊严,并以此来教导儿童。这大概也是卢梭所谓的儿童立场。教育作为成人、立人的命业,就要从人出发,从人出发就要顺乎自然。但顺乎自然并不等于放纵。度在哪里?读读《爱弥儿》或者会有启发。但要很好地理解卢梭的“自然教育”的观点。我以为还要读一读杜威的《民主主义与教育》和康德的《康德论教育》。前者的核心理念是“儿童立场”,这样的立场与卢梭的“自然教育”是相通的

康德在谈及道德陶冶时这样说:“要形成儿童的品格,最重要的是提醒他们每一件事都有一定的安排、一定的规则;而且必须坚持这些条理和规则。”比如他们的吃饭和睡眠的问题,就应当有一定规范,这在当下下这个独生子女相当普遍的情况下尤其值得我们注意,该吃的时候就要吃,该睡的时候就得谁,决不能放纵。但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对这些看似不重要的事前更多的就是迁就。所以我们的孩子生活往往是没有规律的。

须知,“不规则的人不可信赖”。“训练是为了将儿童的动物性变成人性”,实质是为了约束儿童无法无天的行为,也就是人的兽性的一面,人的理性不是与生俱来的,是要通过成人的教化慢慢发展的,教育的价值也许就在这里。为了“防止人从人文堕落到野兽冲动的深渊”,必须对孩子进行必要的动作训练与约束,使人“置于人类的法律之下”,因为人本来就有强烈的自有意识,但失控的自有会使人“不顾一切的唯自由是求”而任意妄为。“未经训练的人会很容易变幻无常”,一个人如果自幼一意孤行,毫无顾忌,长大后自然会无法无天。训练的目的就是要让儿童明白,一个人是不可以随心所欲的,是要受到一定的约束的,一个人自小就当懂规矩,按规律行事,同时还应当明确自己应有的义务。

享受自由,尊重个性并不意味着教育不需要约束,事实上一个人想要获得充分的自由,彰显独特的个性,还因为有着那些有助于人们自由与个性发挥的种种保障措施,这些措施在保障人们的自由与个性的发挥的同时也规范着我们的言行。克里夫·贝克在《优化学校教育》中说“从远古时代起,人类仅仅是为了活着和谋取最低限度的安适,就被迫从种种原料中去找遮挡物,建造防御工事一抵挡野兽,收集种植或者猎取食物”。这种被迫,其实就是一种约束,没了这些约束,也就难得最低的安适。教育在拓展人的自由与个性的空间的同时,有责任告诉每一个人:“如果我们希望从我们所处的团体中去谋得经济、文化、社会或其他方面利益的话,那么我们被迫在最低限度上适应这个团体业已建立起来的生活方式”。

从教育的立场出发,作为教育者,在教育过程中必须心存人的观念、人的尊严,站在人的立场来教导儿童。所谓的人的立场,首先要求我们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生活的人才行,所谓得人成人,从这个角度来理解,或许会更实在一些。须知“教的人要受过教育”,“没有受训练和教导的,就不适合教学生”。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凌宗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