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磊:你是教师,还是老师?

中国的语言也许是世界上最难懂、最复杂的,老外在形容一种生涩难懂的语言或一句听不懂的话时,会故作痛苦地说:“兄弟,你说的不会是中文吧?”其实,这只是中文困难的表象,更大的难题在于:汉语中,某些约定俗称的潜台词、某些用语的套路、某些七绕八拐的弦外音,某些躲在历史阴霾下的影射,都会因用语组合的微妙变化而与原意失之千里。

一个个看得懂的文字组成一句句看得懂的句子,一句句看得懂的句子却构成一道道“正确理解”的沟壑,它们可以骄傲、恣意地考验你的情商和智商,只有两者俱佳才可能透过某个“缝”,窥见某个也许改变命运的天机。国人对此是又爱又怕,以至于某些深恶痛绝者斩钉截铁地坚称“中国从来都没有什么‘国学大师’,有的只是‘骗术大师’!”这种微妙的语言“奥林匹克”可能在外交辞令上见得最多,但在生活中,时时也都发生着。

比如说“教师”与“老师”,原本是一对用在不同场合的兄弟,通常意义上是基本相同的,但如果深究一番就会发现其中颇有味道,我们对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将会产生有趣的再认识。

“老师是指教学生知识的人,是传授文化技术的人,泛指在某方面值得学习的人。老师一词最初指年老资深的学者,后来把教学生的人也称为‘老师’……我们平时虽然称呼学校里某教师为“某老师”,但这里的“老师”其实是教师这种职业,‘传道受业解惑’是其基本功能。”(“百度”引语)

不难看出:“教师”是一种职业,而“老师”更有一种“身份”的味道。“教师”是对某种特点人群的专指,指向非常明确;而“老师”的外延则大得多,除了教师,几乎可以涵盖社会的主要职业。由于它角色需要,常常给人带来困惑之感。在老百姓的眼里,“教师”是实打实教书的,他们构建的图景里有学校、教室、学生,甚至小到讲台、粉笔,这些都是“教师”这一职业特征组成的一部分;而“老师”,若是民众说出来,就是“教师”的俗称,属褒义;若是名人、官员、得势者说出来,就是某些极有成就者、大家,属偏褒;若是艺人、娱记说出来,就是艺术家、同行,可褒可贬;若让得意的传销头目说出来:“什么是老师?大师里的大师就是‘老’师啊——这你都不懂?”,属贬义;若是问问蹲在牢里的传销受害者,他一定哭喊着:“××老师就是个大骗子!”,这简直是种亵渎!所以,代表着一种身份的“老师”几乎有无数张变来换去的脸,它的词性是完全根据用语群体、用语语境而定的,而且我甚至悲观地认为,市侩之徒、肖小之辈和唯利是图者正不断给这个原本神圣的词泼上洗不去的“精神污水”——就好像曾经的“小姐”一样,现在除了“涉世不深”的老外和咿呀学语的幼童(如果他能说的话),谁还敢乱称呼?

另外,“教师”能体现出一种精神,“老师”反映出的则是一种手段。代表“教师”的人,基本上还是劳苦大众的一部分,他们是“红烛”,是“绿叶”,是“人梯”,虽然对他们冠以“奉献主义”、“无怨无悔”、“任劳任怨”等廉价的价值定位不是很妥当,但至少这种精神,还是得到社会的正面回应的。而校门外的“老师”,基于它背景的复杂性,不再是优秀精神或是坚强意志的领袖;相反,为了利润的最大化,部分人会以“某某老师”为幌子、为噱头,待赚得个盆满钵满后,“某某老师”又会化身为“名师”、“导师”之流继续在另一个地方上演同样的闹剧。这种情况下,“老师”仅仅是作为一种“手段”而被利用,结局是可悲的。

所以我们就应该想到,“教师”和“老师”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贯的(指学校内),但在极小的外延差异上(指学校外),却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如果对这种差异性没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对别人的理解就可能会失之偏颇。所以,作为一名光荣的教师,我更愿意领导、同事、学生和家长在学校喊我“××老师”,这样倍感亲切——反而他们喊你“××教师”,你会有强烈的距离感;而在社会,我则更喜欢听到别人说“这位教师……”,感觉指向明确并有被尊重感。

或许是我太过敏感了吧,但我对中国语言的任何一点深究在一个悉心教育、致力教育、守望教育的人看来都不以未过,因为这其实只是一个教师对审视世界的方式和自我成长感悟的直接反映。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邱磊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哲玲 0

    很有文化,鉴定完毕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