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岗:教师应该如何看待教育技术

随着教育技术特别是教育信息技术在教育中的普及,信息技术对教育和教师职业带来的冲击,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教师对待教育信息技术,也大致分为两个态度:迎合或者排斥。其中,迎合者中又分为积极迎合和消极迎合,排斥者中,有分为积极排斥和消极排斥。

有人把积极迎合者的相关心态和行为,起了个名字叫做“技术崇拜”。写了一篇文章,叫做《课堂不需要“技术崇拜”》,文中,以一个极端状况——停电导致技术不能使用——为契机,列举了“技术崇拜”带来的诸多反作用。探讨了技术在课堂中的地位,也亮出了自己的教学主张:“课堂中反对技术崇拜”。
首先,这篇文章漏洞百出,他所列举的反作用,没有一个是教育技术造成的。

他讲了一个例子,一个老师因为不会用教育信息技术,导致课堂失误出丑,请问,这是“技术崇拜”造成的恶果么?这是官僚系统硬逼老师使用信息技术导致的。任何技术的推广,都是个水到渠成的过程。汽车刚出现时,与马车一起上路。无人驾驶汽车技术已经成熟。他与人驾汽车将会一起共存很长时间。同样的,信息技术在课堂中出问题,不是信息技术本身的问题,是官僚系统为了政绩以及为了提高评优等门槛,人为设立建立的门槛,类似的门槛还有“必须普通话教学”“教学满三年才能评优”。我们要不要写“反对普通话崇拜”和“反对年限崇拜”呢?把行政管理造成的副作用,安到技术头上,俗语说“拉不下屎怨茅坑”。
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官僚系统的僵化规则导致的教育异化,不反官僚反技术。这不是正常的思维。

另外,他把“人的缺位”,也怨到技术头上,说“它将原本丰富而立体的自然世界、社会风情和人文艺术压缩到一种平面投影中”,我很难相信,传统教育中单凭教师一张嘴,就能把“丰富而立体的自然世界、社会风情和人文艺术”展示出来?好歹技术还能给个平面。传统教学更难丰富和立体好不好?

人的缺位和技术使用不矛盾啊!他们不是二选一的关系啊,使用教育技术照样能凸显个人,那些没有个性的教师,无论用信息技术,都会无趣好不好?用了说不定能弥补呢!

至于学生的深度和定力、探索和创新。更与技术无关。任何技术都会产生大师,徒手格斗有大师,刀剑使用有大师,枪械使用也有大师,PS大师与油画大师都有深度和定力。手工绘制的桥梁与电脑辅助设计的桥梁都一样令人惊叹。创造Uber那样的APP的人,谁会怀疑其探索与创新的能力?

邱老师哀叹技术使得“连教师自己都开始不会上课了”,我想,刚进入汽车时代的人也会哀叹“人们连马都不会骑了”,当我们进入无人驾驶汽车时代,也会有人哀叹“人类连车都不会开了”。任何时代,总会淘汰一部分守旧的人,如汽车时代的马车夫,无人车时代的专职司机。我想,比起那些驾驭不了信息技术的老派教师,那些只能通过别人的课件、别人的试卷来进行教学的人,更应该被教育淘汰。因为他们更没有教育的灵魂。

邱老师想要让教师有灵魂,不让老师们使用课件,他们也不见得有灵魂。倡导教师的灵魂,不应该用反对教育技术来实现。通过破坏一个好东西,来倡导一个好东西。远不如直接去倡导那个好的,让不好的自然消亡。(这样他们还有共存的可行性)。

在我看来,教育信息技术全面接入教育,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在新的技术冲击下面前,旧的教育格局、教育手段必然显示出大量的不和谐。这些不和谐有的是中国教育痼疾的再现,有的是教育行政对教育的粗暴干涉导致,更有人们的脑子里的旧观念与新技术的冲突。要想解决这一揽子问题,抵制新技术是既无必要也难阻止。

当然,人们有思维和行为的惯性,也有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考量,按照我的看法,教师们对新技术的迎合和排斥,基本上呈正态分布的。积极抵制者和积极迎合者都少,大量的人消极迎合或者消极抵制。而我预言,未来真正的教育家必将出现在迎合者中。

那些既掌握了传统教育精髓,又肯拥抱新技术的人才是教育的希望所在。那些死守传统的人,让时间慢慢淘汰他们,那些只有技术,不能把握教育精髓的人,市场会将他们淘汰出教育。这些人的淘汰,并无任何可惜。

附文:邱磊:课堂不需要“技术崇拜”,见:米力网,http://www.eduiii.com/146.html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田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