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红军:注重人情和自由的教育

教育有力量,教育也能增强人的力量。然而,我反对把教育学变成“力学”。有一次在北师大校园散步,肖川教授说,他在精选一部分教育随笔,打算以“教育的力量”作为书名,问我“这个书名怎么样?”我说:“还可以,但不是最理想的”。

真是“无独有偶”。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许锡良教授很痴迷地在阅读一本书,书名竟然是《教育力》!他说“这是一本很不错的书”,还推荐我“好好看看”。那段时间,他在做一项面向中小学教师的“教育佳作导读”的工作,斋藤孝的《教育力》便是他选择的其中一部作品。我浏览了一下目录,注意到带有“力”字的地方还真不少。“提问力”、“自制力”、“模仿力”、“规划力”、“洞察力”、“关注力”、“等待的耐力”、“赞美的功力”,等等,不一而足。你越是不以为然,它越是在你眼前闪动。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

老实说,当时注意到《教育力》这本书,虽然说不上对它有“好感”,也没有“恶感”。人生之中有些事情,似乎是命中注定的。事隔几个月之后,在当当网购书时,我突然想看个究竟——《教育力》这本书到底怎样?在网上再一次浏览了该书的目录,才发现有些标题很吸引人,比如“学习能让人获得喜悦感”、“追求具有创造性的人际关系”、“利用提问深化课程内容”、“立足于社会的技能”、“读书原本是件快乐的事”、“把上课当作一场庆典”、“培养学生多视角看问题”、“勿过早断定学生的前途”、“选择教学风格”,等等。于是,我顺手把它放进了“购物车”。

古人说“书非借不能读也”,现在看来,似乎只有把书买下来之后才能更方便、更深入地阅读。或粗或细地读了几遍之后,我发现,斋藤孝讲的“教育力”中的“力”,不仅仅指“力量”和“能力”之“力”,更是指“魅力”和“创造力”之“力”!

斋藤孝说:“好的教育可以为人生写下精彩的扉页,不好的教育则有如公害!教育工作者唯有掌握基本要领并努力琢磨,在教导的艺术上下工夫,找出属于自己的风格来,才能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获得正面、积极的发展,学习的环境也才会充满创造力。”他希望教师在身体和心灵方面能够获得和投入更多的力量和勇气。

在他看来,教育的基本原理是“创造出‘憧憬你的憧憬’的关系”。他说:“一个向往新世界、洋溢着学习热忱的人,自然会散发出一股魅力。而受到他‘梦想力’触动的人,会不知不觉萌生学习的欲望。”互相学习和互相刺激的友情关系则是教育的基础。教育的目标,不在于塑造单向式的上下关系,而在于营造出一种教学相长的友情关系!

因为看好这种教学相长的友情关系,斋藤孝极为推崇吉田松阴的教育。在松阴的私塾里,洋溢着友情的氛围,即使是下层武士之间,也同样不分彼此,相互砥砺。斋藤孝感叹:“以建筑物的规模来说,松下村塾并不算大。但每当想到有那么多出色的人才挤在狭小的空间里齐心奋发向上,满腔热血地希望打造一个理想的国家时,我就不禁深深感到身为导师的松阴的伟大,他竟然能够营造出那样热切的求知风气!”

松阴的授课,不是单向式的演讲和灌输,而是师生自由地一起讨论。松阴曾说:“‘学’之谓,非读书稽古之力。唯通达天下事理,详四海之形势,曰‘学’。”他改变了当时流行的教学方法,不再采用朗诵经书然后分析和解释的方法,而是以当时环绕在日本周遭的世界局势作为中心议题,让学生们共同思考国家未来的走向,帮助他们建立对现实环境的认识。松阴最看重的是自由讨论的空间,他所主掌的松下村塾,正是一个表现自由意愿并散发着浓厚友情的进修之所。一般的老师为了掌控学生,不是疾言厉色使学生陷于不安,便是让学生依赖自己的心理,松阴却反其道而行。他的学生天野清三说:“我没见过老师发脾气的样子。他一直是待人亲切、作风爽快、谨言慎行的一个人。”

松阴的教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其中的友情关系和自由讨论,让我十分羡慕和向往。教育中“人情”和“自由”何以可能?我以为,教师个人的性情和风格自然是最直接的因素,但是,我们不能忽略教育者身在其中的教育制度。

福泽谕吉就很怀念自己在私塾就读的日子,他说:“现今,不论是学校还是进修补习班,都因为学生的人数过多,老师难免有鞭长莫及的感叹,师生之间的关系自然而然流于形式。然而过去私塾里的师生关系却是亲如父子……感觉上,我就像是老师的家人一样,而且是自然而然发自内心的体会。”

相比学校,私塾就是一种很重“人情”和“自由”的教育制度。私塾给人的印象是,教学并没有完全地规范化、标准化和系统化,老师与弟子一脉相承。早期的私塾,家庭经营的色彩较重。通常都是一些对学问和教育满怀热忱的人,才会对外招募学生、开设私塾。学习的一方可以自由选择老师,自己决定就学与否。斋藤孝把这些称作“私塾性质的教育关系”,也是“私塾创立的基本原则”。

在日本的一些高中,出现了这样的情形:棒球队的指导老师一换学校,下面几个有潜力的选手也跟着转学。实际上,很多体育老师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来照顾学生,甚至把自己的家改建成选手们的集体宿舍,连同家人一起照料孩子们的生活起居,老师与学生之间建立了浓厚的感情。

很多人对补习班持否定态度,斋藤孝却赞不绝口。他说:“教育原本的形态就是教师开店、学生自掏腰包接受教育的一种关系。老师有没有能力?能不能满足学生?这些再实际不过的问题,私塾的老师都必须一一面对,躲也躲不掉。然而,对于教育工作者来说,那些来自学生们的挑战,其实都属于本质上的提问。我们的社会对于补习班或预备学校,往往存在着非主流、以营利为目的的印象。但就我个人看来,比起正规的学校,补习班的经营形态更接近教育的原始雏形。”

补习班的经营形态实际上等于开一家店,如果商店无法吸引客人持续上门,店的营运就会有问题。反观学校里的老师,他们就没有自己当老板的压力,学生就像是一个个自动送上门的顾客。以后,如果能够推动自由选校制或是选师制,教师个人的实力是否对学生有号召力,便可立见分晓。

家长给钱,老师提供服务,学生接受辅导。正是这种摆明了的直接以金钱换取教育的关系,促使老师认真对待教学。如果不能给学生提供更好的教学质量,补习班老师恐怕就要饿肚子。反观学校的教育,特别是公立学校,因为教育费用是由国家的税金来支付的,老师没什么从学生身上得到报酬的真实感。相比正规学校的老师,补习班老师所面临的职业危机感要大得多。补习班非得拿出显赫的教学成绩,才有可能生存下去,才有可能发展。在斋藤孝看来,对教育大业来说,这是有益无害的。

斋藤孝的《教育力》是一部非常优秀的教育随笔集。我不知道其他人在阅读时会重点关注什么。对我来说,最感兴趣和最有价值的是他对教育中的人情和自由的重视,更难得的是,他把私塾和补习班看作是“自然的教育体系”,为“注重人情和自由的教育”探源!

本文已刊发于《教育观察》杂志。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邝红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