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磊:读读老子,谈谈教育(3):不尚贤

第三章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

“不尚贤”,即不推崇所谓的“贤人”、“圣人”,这个来自两千多年前的观点,即使在今天看起来,也颇为新潮和费解。老子的观点和墨家正好颠倒1,和儒家的教导,也有很大出入,比如“上德不德,是以有德……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第38章),就很明确的表明,老子很看不上儒家“仁”、“义”、“礼”的那一套,认为都不过是“失道”的补救措施,而且强调得越多,说明社会败坏得越甚2。

那“不尚贤”,表明的是什么?这之中说明的,正是老子遵道而行的处世哲学和治世哲学,他在后面很清楚地说“天地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第5章)——宇宙天地之间,哪里有什么“仁”呢?仁者,人之为;人之为者,皆“伪”。那“尚贤”的后果是什么?很简单,就是“争”。

这一思想,有很重要的现实意义。有些表现出色的老师,很忌讳别人——尤其是领导——动辄表扬自己,因为他们往往需要承受来自同事的嫉妒、讽刺、嘲笑和愤怒,时间长久,人事关系很僵。更严重的是,今后凡有荣誉得手,则必落人口舌:“这是上面偏袒他的!”一旦有人对你有了这种“意识雷达”3,你做什么都是错,你说什么都是假,结果当初的赞美,正成为你今后苦恼的又一源源不断的生发之所。看来,这真是祸福相依(第58章)了,而且祸甚于福。

“尚贤”,带来的“争”,是老子对人性的一种解读。试问,谁不想当贤人呢?(在道家思想中,“贤人”并不是最高级的。比如孔子叫“孔圣人”,他培养的优秀学生叫“七十二贤人”,而在“圣人”之上,还有“真人”和“至人”,庄子就有“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4的句子,但在我们看来,做一个最低层面的“贤人”而不可得)这种“趋贤性”,包括由此推出来的“趋功性”、“趋名性”都带着大家往一个路径上跑,使原本的“大道”变得拥堵不堪,变得尔虞我诈,自然地,“争”就来了。这彷佛成了一个诅咒,就历史来看,从春秋五霸,到战国七雄,到楚汉相争,到“汉兴,承秦之弊”,到三国,一路走来,莫不是“一治一乱”的循环。而教育之中呢?大到为职称、为升迁,小到为考评、为绩效,甚至为带毕业班、为上评优课,都明潮、暗潮地涌动。有时候想想,比如“争先”这个词就很好玩,“先”是“争”出来的?多读两遍,更让人有种“怂恿感”,暗示着你:若是不争,恐怕这“先”,就等不到你了。

“不尚贤,使民不争”,是老子对管理者的告诫,当然,人人也可得而用之,因为局长、校长虽然做不到,但我们总还是要做班主任,总还是要带班的。不要让每个学生成天钻营于这个“长”那个“长”中,不要以为给个“某某标兵”、“某某之星”的诱饵,就有利于学生的成长——殊不知,这种牛鞭效应5,一定程度上正扭曲着他们的求知初衷,而变得市侩和攫利。杜威警告说,“儿童在尚未成熟时就被抛入了个人主义竞争的境地,而这还是竞争应用得最少的一面,即是说,在智力和艺术问题上,它的规律是合作和共同参与(而不是竞争)6。”我们也不要让自己为“六认真”“教学能手”“带头人”而汲汲不辍。争到最后,不过一场空。

还要指出的是,“不尚贤”,不是“不要贤”。在每一个领域里,“贤人”都是支柱,教育里的名师、专家自然也有着不可估量的放大效应,否则,怎么会有“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的总结呢?(当然,其合理度,是另一个话题)只是不要过度捧“贤人”,不要唯“贤人”是从,才是老子的本意。

“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注:“难得之货”,指稀少的东西,典型如金银珠宝),这一点,相信做过班主任的人都有类似的感受,班里屡屡失窃的孩子,多少总有点“富贵而骄,自遗其咎”(第9章)的缘由,那些“难得之货”不但守不住,而常常纷扰了学习和做人做事的“常心”,那些攀比、夸富、炫富,一般都没有太好的结果,“石崇斗富”7 即是一例。此般情形,在德育教育中,数不胜数。

“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注:“可欲”,指引起欲望的东西),这句话,是典型的“座右铭体”,常常用来提醒自己,是极合适的。老子在第46章还提高分贝警告:“咎莫大于欲得!”这里面,其实谈的是教师自我修身的问题。举个最长见的例子,就是上网,我们常常需要在网上寻找资源制作试卷、学习理论、交流信息,但一会儿看看新闻,一会儿淘淘宝,一会儿再QQ,等回头做正事时,时间已经没有了,因为时不时弹出一个两个窗口,提醒你某某明星绯闻、某某网店酬宾、某某贪官为抓……你的各种无名之“欲”就被勾出来了。

即使回到教育本身来说,各种欲望,也依然沟壑难填。出了一个新的模式,要尝试一下;有了一个“先进指标”,要钻营一番;看到一本名家推荐的新书,旧书就马上被抛弃,如此的众生相,人人都知道不好,可在实践中又都无不违反8。真是一种喜剧式的悲剧。

【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

首先,还是要翻译一下:“因此之故,圣人在治理人民时,要简化他们的心思,填饱他们的肚子;弱化他们的意志,强化他们的筋骨。”9当然,这只是台湾傅佩荣先生的译法,还有很多版本,此处暂略不计。需说明的是,我这里改了他一个字,即将“削弱他们的意志”,改为“弱化他们的意志”

这让人读起来,也是颇多不解的。首先,“虚其心”是说放空一个人的心,不要太抱有成见和执念,最近网上有个搞笑的帖子,是调侃老禅师的。引之如下:

登瘪山与老和尚喝茶。我说:我放不下一些事,放不下一些人。他说:没有什么东西是放不下的。我说:可我偏偏放不下。他说:你不是喜欢喝茶吗?就递我一个茶杯让我接着,然后往里面倒热水,一直倒到热水溢出来。真疼啊,我就把一整壶开水浇在老和尚脑袋上了……警察同志,全部过程就是这样的,是他先烫的我……10

这个可乐而无厘头的段子,原本的寓意就是要把心腾空出来,与老子“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第11章)的思想是贯通的。于是联想当下,我们教育中,很多人都是反感继续教育的,诸如培训、讲座、示范课、读书会、教育写作等,都一概拒绝,就好像自己织了一个茧,把身心牢牢的束缚在里面。一个老师,尤其是经验丰富的熟手,他可能更多的被自己长久形成的观念、感觉、行为、言语而固化,中国传统社会的超稳定结构11给了我们教育人一种异乎寻常的“超稳定性”,看起来特别笃定、闲然,像深得老庄之道,不争而无欲。(老子并不消极,他说的“不争”,是指“不争功”;“无欲”是相对过度的私欲来说的。)而年轻的教师,又不大会打理和内审自己的“心”,常常用不了时多长间,就被这种“超稳定性”感染——用柏杨的话说,就是被“酱缸”给染上了。12

所以,把心扉真正敞开,诚心地接纳别人和自己,不管是缺点还是优点,是毁还是誉,用心内视,然后每天学会做一点“涤除玄览”(第10章,指净化心灵)的工作,每次备课,都像上新课一样认真设计,每次互动,都能不带预判和偏见地聆听,我们的生命质量会不会好一点?

“实其腹”,我最喜欢的翻译,还是老子他自己说的“圣人为腹不为目”(第12章),这不仅仅是物质层面的填饱肚子,更有精神层面的“腹有诗书气自华”,即加强教师个人的精神修养,多读书,多写作,多学习,多思考。让自己变得充实和紧张,如乔布斯的那句名言一样“保持饥饿,保持愚钝”。这种因为了解自己“无知”,而不断上下求索,而不断表现出的某种“钝感力”,大家都久违很久了。美妙,而亲切。

“弱其志”,不能解释成“削弱一个人的志向”,否则就有点愚民的味道了。所谓“弱化人的志向”,还是要从反面看,也即:一个人可以有远大的抱负和追求,但凡事不能强求,不能施以蛮力,正所谓“柔弱胜刚强”(第78章),得将目标分解,给自己足够的成长空间和实践,一步一步个脚印的前行。

这个“弱其志”,表现在教育工作中,就是不要太过强势,不要事事都务必完美,不要苛责学生,而是放低身段,以谦卑和守弱的姿态,帮助学生、发展学生。一定意义上说,学生健康持续的发展,也正是老师自己发展的标志。

【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

这句话也是会引起误读的。具体应解释成:“永远使大家没有狡诈的心智,没有贪婪的欲望,使一些自作聪明的人不敢妄为。只要坚持‘无为’,就没有治理不好的道理。”13我们常说的“无为而治”就出自这里。

老子极讨厌玩弄智谋,“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第19章),当大家都不以捣鼓小智窃窃为喜,不以玩弄小聪明而占取蝇头小利时,社会发展将获得极大的飞跃。但这样的愿望似乎是不现实的,时间走过了两千过年,各种资讯和诱惑,难以尽数,想那“小国寡民”的生活,更是痴人说梦。

但回过头来说,这种落差,是不是也产了某种启示呢?比如说,我们对自己的感官做点减法,关掉QQ,摘下耳麦,断掉网线,合上书本,屏蔽掉同事间的流言蜚语,暂舍掉教学事务中那些冗杂纷繁的大小事,一如佛家的静坐参禅——晚上于万籁人寂中,花10分钟躺在床上“冥想”,在一个“无知无欲”的恍惚空中,与自己的魂灵做对话,问问自己究竟做了点什么,还有什么没有做?

至于“无为”的问题,限于篇幅,我们留到以后再具体讨论。

(文/邱 磊)

注:

1.《墨子?尚贤上》“夫尚贤者,政之本也。”“尚贤”正是墨家的主张。

2.《老子?第18章》:“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3.《冬吴相对论·心时代文集之一:欢喜》,P2,吴伯凡、梁冬,中信出版社,2012。意识雷达,表示大脑中对人与事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定势,使人自然而然的产生主观判断,但又往往与事实不符。

4.《庄子?逍遥游》

5.牛鞭效应,经济学和管理学术语,接近蝴蝶效应,指初始的毫末,经过放大,会在未来产生难以预测的剧变。(源于人甩鞭时,鞭首和鞭尾振动幅度的巨大分化)

6.《学校与社会》,P144,杜威,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

7.石崇(249-300),晋人,巨贪,富可敌国,常与人比富,终惨死。

8.这句话仿写自《民主主义与教育》,原话是:“教育并不是一件‘告诉’和被告知的事情,而是一个主动的和建设性的过程。这个原理几乎在理论上无人不承认,而在实践中又无人不违反。”(P46,王承绪译,人民教育出版社)

9.《傅佩荣细说老子》,P56,傅佩荣,上海三联书店,2009。傅佩荣,台湾大学哲学系主任兼研究所所长,现任台湾大学哲学系、所教授。

10.引自网络http://dapenti.org/blog/more.asp?name=xilei&id=76906

11.指中国数千年来延续不断的封建社会形态

12.《丑陋的中国人?中国人与酱缸》,P27,柏杨,湖南文艺出版社,1986

13.《老子》,P12,崔钟雷,哈尔滨出版社,20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邱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