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极端个人主义”与国家主义教育不无关系

前不久,一则福州警方发布的悬赏通告在网上热传。通告称,2月14日情人节,警方发现一名女子死在福州一所中学教职工宿舍内,其22岁儿子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悬赏万元缉捕。

新京报记者获悉,犯罪嫌疑人作案后封死了住处,将尸体用塑料布层层包裹,还放入了活性炭吸臭。弑母后,还以母亲名义贷款。

据吴谢宇多名同学称,吴谢宇曾是2012年福州一中高考状元,同年就读北大经济学院。公开资料显示,大一大二学年,其在北大均获取了奖学金。吴谢宇初中时便成绩优异。

据北大经济学院学生称,吴谢宇过去一年基本不怎么在学校,同学都在找他。他学习成绩很优秀,此前一直在考GRE,准备申请出国留学,但2015年年中开始便联系不上了。直至看到新闻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同学感到震惊。

看了新京报报道的这则新闻之后,有人说,吴谢宇的行为是“极端个人主义”的表现。如果“极端个人主义”是指只顾自己的兽性发作,而不顾他人死活,这样判断是符合实情的。但如果把“极端个人主义”看作是个人主义的极端化的表现,给“个人主义”泼污水却是不恰当的。

其实,个人主义不仅珍惜个人自己的生命和利益,也尊重他人的生命和利益。这样看来,所谓“极端个人主义”,则是指极其珍惜自己的生命和利益,也极其尊重他人的生命和利益。

即便贬义化的“极端个人主义”的概念,与极端国家主义相比,极端个人主义的危害也小于极端国家主义,因为极端个人主义害的人有限,而极端国家主义却害人不少。

以优异成绩(高分)考上北大的吴谢宇杀害自己的亲生母亲,虽然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就其所受的学校教育来说,是有严重缺失的,这种缺失就表现在强调国家至上,贬低个人价值,个体异化、原子化了。所谓的“极端个人主义”,其实是极端国家主义教育的结果。或者说是与其相伴而生的。他和母亲都是这种教育的受害者。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邝红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