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若峰:学校对学生区别收费无可避免

最近,河南延津城北学校因为向差生收费奖励优生而受到关注。人们对此的评论多是学校不应该对学生区别收费。我倒是认为,这所学校的做法并不坏,只不过有点笨。学校事实上一直是对学生区别收费的,优生低价,差生高价,不过形式越来越隐蔽。

学校定价的标准有两个,一个是学费,一个是分数。学校区别定价就是学校可以按照自己招生标准对学生提出学费和分数的要求。不同的生源,学校和教师付出的教育成本和获得的收益是不同的,所以学校当然要区别定价。有的学生学费高,有的学生学费低,有的学生学费甚至是负的,学校花钱请学生入校读书。区别定价不一定就是高学费或者高分。比如民国时期,钱钟书数学不及格却被清华录取,也是区别定价的一种。

对于公立学校来说,学费是政府统一定价,学校于是就挑选生源,尽量挑选优质生源。这就是隐蔽的区别定价。我不能提高价格,所以我干脆不招你。

对于私立学校来说,虽然从权利上可以区别定价,但是面临强大的舆论压力,就像延津城北中学一样。并且如果每个学生收费各不相同,收费工作就会过于繁琐,得不偿失。所以,私立学校一般是统一学费,然后给优生奖学金。其实和区别定价一样,不过是朝三暮四,并且这样可以激励学生持续努力。

现在公立学校面临的压力是,既要统一学费,又不能挑选生源,就近入学是也。难道这样区别定价就不存在了么?肯定会呈现别的形式,学区房的价格不是就涨了么?不过学校虽然一定程度上挑选了生源,却不能收回应得的学费,白白便宜了地产经营者。

学校对学生区别定价是一种现实,无可避免,不过政府和公众却看不下去,不断施压。所以学校区别定价的形式只会越来越隐蔽,不断变形,但本质不变。

说白了,区别定价就是学校的招生自主权,办学自主权的极重要方面。尊重学校办学自主权,把评价学校办学的权力交给市场,让家长和学生自主选择,用钞票投票,远比政府管制更有效。如果政府和公众对学校多一分宽容,教育或许会更美好。

2016年3月2日夜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崔若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