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永进:教辅资料的罪恶

教辅资料,概念不确。如果没有中国特色的考试制度,谁还会掏钱卖那些个破烂!叫它“考辅资料”才对。目前,正值寒假前夕,倾销教辅资料的黄金期又要来了。说几句。

教辅资料的现实罪恶有二:其一,无端耗费学生父母的“相当有限”的金钱;其二,无端耗费莘莘学子“不可再生”的时间。貌似巧取,实则豪夺。如果,中国学生的时间如同橡皮筋,想拉多长就拉多长,我克制一下,放过教辅资料也行。同理,中国学生父母口袋的每一张“老人头”如果能像千层饼,揭一层还有九百九十九层,我也乐意做个人情,不再骂教辅资料。问题是,中国学生的时间箭头依然是单向度的,没有例外。中国学生父母口袋的人民币并不像川剧演员的脸,没法一张接一张地“变”出来。

钱没了,可以再挣。孩子被耽误了,却没有传说中的时光隧道可以穿梭啊!

7岁进入小学,19岁高中毕业,整整12年!也就是说,一个人的童年、少年直至青年前期,都是在基础学校度过的。这一时期,是人一生的知识、观念、能力和人格生成的最关键时段。曾经,墨子见染丝者而叹曰:“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小小孩童,如朴如素,关键是,后来的教育的濡染。让我们仔细盘点一下,中国的基础学校究竟给孩子们提供了怎样的成长资源呢?

中国基础教育,黄钟毁弃,瓦釜轰鸣。教育教学,“为什么教”与“教什么”无人问津,“怎么教”连篇累牍,甚嚣尘上。“方法崇拜”的背后,掩映着整个中国教育盲目与犬儒的真相。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中国基础学校的教师和学生,上顿下顿所面对的,均是一堆堆垃圾。试问,任有再好的“方法”,任谁没能够拿这堆垃圾烹制出美味佳肴来?

三聚氰胺事件震动全国,遗臭环宇,人人得而诛之。可中国基础教育呢?在我看来,也存在一个“食物安全”的严重命题。教育部曾经承认过,他们提供的教材“繁难偏旧”,不假。但这种承认,并没有升华到科学的层面,价值观的层面。教育部只是用了一连串比喻,殊不知,所有的比喻都不能用来进行“价值核定”的。

本来,置身“中国国情”,教材的所谓“繁难偏旧”大概难以短期改观。连兔子,都有“找草吃”的本能。类推下来,应该对孩子们依据自己天性和兴趣“寻觅成长资源”的可能抱有信心才对。想起自己的成长,还真是那样。当时,课本不好玩,咱们找闲书读。文革抄家烧书规模浩大,但还是有些散落在亲朋中的禁书,被我有幸遇到。相看两不厌的结果,起码,没有让我对书和学习倒掉胃口。直至今天。

但今天,同样的命题,我却不敢抱以些许的乐观。当时的我,托“读书无用论”的庇荫,没人逼我溺入题海,没有丁点儿家庭作业。上课偷看小说,放学回家还可以看。学校没有排名,父母并不层逼着我以所谓成绩来“感恩”于他们。冯小刚曾经把王朔小说《动物凶猛》拍成电影,改名《阳光灿烂的日子》。叫我说,两个名字都对。“十年浩劫”的日子里,学校控制能力丧失,相应地,给了我这代人中的一小部分一缕“自由学习的阳光“,甚至,颇为灿烂。至于“动物凶猛”的说法,也没错。听了我的成长历程之后,有朋友曾经撰文,直呼“野生植物”。同为野生,动物植物一也!

今天,兔子还是兔子,只是,所有的兔子,均被圈养起来了,无从自己找食吃。幼稚园开始,阿姨变身老师,教你ABCD,bpmf,唐诗宋词。额恶俄,取向香甜个?白猫绿水,红掌轻薄!多么糟糕的意境,也叫诗!读吧,背吧!数学呢?一班打死10个敌人,二班打死12个敌人,一班二班一共打死多少个敌人!这些,似乎好像差不多也许俱往矣!但另一种愚昧,铺天盖地接踵而来。

小学开始,正是读书。书上写着什么?井一定是红的,扁担一定是朱德的,难酬蹈海亦英雄一定是周恩来的,知错就改一定是列宁的。这就是我们的教材。或者,就是司马光砸缸,据说这就是中华民族亘古不变的智慧。蒋介石一定是卖国的,抗战一定是一个路军外加一个军打赢的。日本人叫做鬼子,鬼子教科书有问题,而我们,绝对没有!作为联合国会员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学生鲜有人知道《联合国宪章》。一个讲政治的国度,这么大的政治愣是没人去讲。

捡到篮子里的,不一定是菜。现在看来,甚至,一定不是菜。中国的学生及其教师,就食用着这样的东西,不是三聚氰胺是什么?片面是人们认识世界的必经之路,而刻意的片面系统的片面,又该如何界定?这些还不算。如果孩子们能够拥有足够的自我学习时间,相信,知识爆炸的今天,假以时日,真相的阳光必将照亮所有的角落。问题是,孩子们没有时间,孩子们的老师也没有时间,大家都很苦很苦,大家都疲于奔命。

这里面的重要帮凶,就是教辅书。东方西方,中国外国,都有很多经典,都有很多大师。什么是大师?就是那些个长着最聪明大脑的家伙们。什么是经典?就是一本顶一万本的那些个书本。读经典,就是和大师聊天。与大师聊天,肉身的大师固然缺席,但精神的大师却在字里行间朝我们露出善良而狡黠的微笑。这种笑是有穿透力的,洞穿岁月的迷雾,与形形色色过于逼真的假象。

问题是,一些忽悠者不允许我们聪明起来。一些糊涂蛋,为了让孩子和自己一样糊涂,以教育的名义以成绩的名义,炮制了一堆又一堆比垃圾还要垃圾的垃圾食物,放在孩子的餐桌上,像华老栓,“吃吧,吃下去,一切都好了!”砖家学着们,视而不见,哼哼教导,“包好,包好!”中国基础教育,阳关大道它不走,地狱无门它偏来。不可理喻的时候,不可理喻便成了真理。

我深知,谴责教辅资料及其炮制者,是没用的。将所有罪愆都搁在他们身上,也是不公平的。恶搞小师胡戈兄弟曾经拍摄过一部恶搞剧,主题歌言道,“被逼的,都是被逼的!”诚哉斯言!我只是想,以个人身份提一个醒——中国基础教育的各路名师们,在做事的时候,多个心眼儿,斟酌一下,是在成就事业,还是在造孽!或许,我们人微言轻于世无补,但是,保持不合作主义,不去参与忽悠党和无良商人戕害孩子的事业,应该不会有人把钢刀架在你头上,或许并不难。

至于孩子的老师和父母,我相信,他们中的很多人,并没有认真思索过教辅书的前生后世来龙去脉。教辅书背后的经济账,他们中的不少人应该数得清楚,但其后隐匿甚深的忽悠党人及其谆谆用心,他们未必能够洞悉明察。于是,便有了这篇杂乱的文字。或许,尽可能地帮助孩子们摆脱——哪怕有限摆脱——教辅书的魔掌,给他们留下尽可能多的自主的真正意义上的学习时间,让他们有空自由遨游于网络、书籍与胡思乱想中,那样的时候,阳光——哪怕只有一米阳光,其有限灿烂,亦聊胜于无啊!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