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永进:让“狠抓”退出教育话语

能不能退出,我说了不算。我说了算的,是我以后不说。坚决不说。

我对这两个字的反感,由来已久。记得,童年,第一次接触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就不很待见。浮现在我眼前的画面,很不祥和,很不和谐,也很不人性。说起来,这个“抓”字了让我联想到飞禽锋利的爪子,挥舞着,呼啸而过;着力处,血肉模糊,惨叫声声。

“狠”是一种表情。叫我看,属于人类所有表情中最残忍的表情之一。非但,与温柔、祥和、温馨、亲切、友好等等语汇不搭界儿,反而,总是令人想到仇恨、暴力与屠戮。

这属于“唯美”角度的解读。仅此,已构成“退出”的充足理由。

从历史与文化视角看去,“狠抓”应该是某个特定历史时代的产物。那个时代,盛产“革命”,却百业凋零。“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应该是这个“抓”字的母体话语。

既然,整个社会都要“抓”,那么,教育自然也要抓。“抓革命,促生产”,抓,就要“抓紧”。抓过来抓过去,国民经济濒临崩溃,到了一个危险的边缘。新时期,否定了“阶级斗争”说,也否定了“抓革命”,但,这种暴力话语,并没有被否定。

革命是一种客观存在,不能否定。但,所有正义的革命,其目的,无不在于让社会恢复文明的常态。而这个“抓”以及其升级版本“狠抓”,均不存在半点文明的气味。

从现实效果的视角看去,一般,说“抓”尤其是“狠抓”的时候,意味着将要在一定范围内发起一场“运动”。中国式“运动”的特征,首先就在于加快社会运作的节奏和力度。这种加快,必然导致某些“程序省略”。

我们知道,在一个民主社会,一个法制社会,“程序公正”乃终极公正的基本保障,为了某种“现实目标”而采取的“程序简化和省略”,最终,往往导致对公正本身的损害。这一点,在我们的历史上,不算新鲜事儿,但造成的危害,应该还记忆犹新吧。

教育和学校,属于相对恒定的社会范畴。学习与成长,本来就像呼吸一样,不能取消,不能停滞,但也不能“人为加速”。尊重教育规律,其实质在于尊重人,尊重人的认识次序,尊重人性的天然弱点和局限。所以,形形色色的“狠抓”,基本上,都是对教育规律的违背。

让“狠抓”退出教育话语,不是一个单纯的形式问题,也不只是话语本身的问题。其中的社会、历史、文化内涵,的确,需要我们去沉痛反思。当然,在这里,我只是表明我自己的认识和态度,同时,与大家交流。至多,只能算是一个平静的建议。

张文质先生言,“教育是慢的艺术。”我想,其中,起码蕴涵着两点:其一,教育应该是唯美的;其二,教育应该是尊重程序的。

于是,不妨,让“狠抓”退出教育话语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