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可见的学习”首要的是让教师“成为批判性的教育者”

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澳大利亚学者约翰·哈蒂的《可见的学习(教师版):最大程度地促进学习》开篇就指出了当下学校的普遍问题:我们的学校“注重的是‘软件’(学校的计划)和‘硬件’(建筑、资源),而不是Intel inside(促使学校成功的属性)。是的,今天当我们谈及学校教育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就是学校的资源与口号,各式各样的评估验收标准,更多的看的就是这些“软件”与“硬件”,尤其是所谓“软件”,因其“软”,大词丽词就成了学校管理者、专家、学者追捧的目标,许多学校都将精力放在寻找大词与丽词上了。其实质就如作者所言,因为这些“软件”和“硬件”可以“成为学校教育的主要营销工具,被政客和校长们所使用,同时也是我们热衷于争论的话题”。

是的,今天我们讨论教育的时候,有多少不是在“班级规模、课程、测评”上纠缠的,有多少名校、名校长不是从他们的学校规模、班额大小、课程“改革”、测评路径上面来标榜自己的业绩的?回头看看又有多少是在“真正对学生学习有作用的学校教育属性——使学习可见的‘进程’属性”上花气力,做文章的?

《可见的学习(教师版)》所探讨的正是作者希望我们关注的“真正对学生学习有作用的学校教育属性”——使学习成为可见的进程。作者所讲的“可见”,“首先指让学生的学对教师可见,确保教师能够明确辨析出对学生学习产生显著作用的因素,也确保学校中的所有人(学生、教师和领导)都能清晰地知道他们对学校学习的影响。”可见”“还指使教学对学生可见,从而使学生学会成为自己的老师——这是终身学习或自我调节的核心属性,这也是热爱学习的属性”。我们需要反思的或许也正在这里——今天相当热闹的学校教育“改革”与“研究”有多少是指向人的终身学习、自我调节的“核心属性”和“热爱学习的属性”。

贯穿这本书的主题是“我们必须保持学习的优先地位,并且以教学对学生的学习产生的影响作为思考教学的根本”,我以为这样的主题本应当就是学校教育的永恒主题,学校的所有工作都应该围绕着这一主题来展开,偏离了这一主题的“改革”,就偏离了学校教育的轨道。

学校自然要关注学业成绩,但学校并不只是为了学业成绩,“过分关心学业成绩就会错过太多信息,比如学生学生知道什么、能够做什么、关心什么”,如果错过了这些信息,我们的教学就难免偏离学生的需要。但事实上“许多学生热衷于学习,也会花大量的时间取得与学校无关的成就”,也陶醉于追逐学习——批判、错误的转变、以及发项成果。但我们的教学往往无视学生这些方面的学习兴趣。其原因就在于我们常常忽视学校的另一个重要目标——发展批判性思维。我们更多地强调的是统一与服从。针对这一普遍存在的问题,作者将批判性评价作为本书的一个核心概念,希望我们这些教师和学校领导“成为批判性的教育者”以便更好地“评判”我们正在对学生的影响。

作者强调对教师而言,“本书要求的是,改变我们思考自身作用的方式,从而评价我们对学生的效应时能够有高水平的协作,富有自信,并能全身心的投入”,而学校领导和教育系统“必须引领这一评价进程,创建一个安全有益的环境,使评价能够执行”。那么,我们对学生的影响效应究竟在哪里?作者告诫我们的是:要从学生的视角看学习,搞清楚是什么以及为什么造成了学生的差异,用我们的努力帮助学生成为自己的老师。这当中有一个重要的转变就是做教师的要在教学中学会学习。如果我们想要更为深刻地理解作者的主张,不妨可以结合读读杜威的《我们如何思维》、Barnett Berry的《未来教育:2030年教师备忘录》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今年五月达成的《仁川宣言》。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凌宗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