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磊:好教育,坏教育

如今,教育的失真、失色、失实已几乎成为一种见怪不怪的病态文化,而且,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某种“优秀典型”稍经外力鼓噪后,就立马成为大家竞相传颂乃至仿效的“神迹”。譬如有些“名校”,所见之处尽是“素质教育”背景下光鲜亮丽的夺目色彩,求经问道者趋之,顶礼膜拜者趋之,官员趋之,商家趋之,媒体趋之,以至于终究被捧成了中国教育的“风向标”、“先行者”——可是这样的“传奇”,在另一所“名校”看来,简直不名一文,他可以骄傲的告诉你:人家不过怎么怎么,我却几乎可以怎么怎么;人家没有什么,我有什么;人家坑蒙拐骗,而我一片赤诚……

所以,很有趣的是,“神迹”又在另一群乌合之众(包括别有用心者)的簇拥下诞生了!是的,透过我们眼前的熙熙攘攘,那些肮脏的阴影里藏着的不过是对人性“私欲”、“贪婪”、“狡诈”之类的劣根性的写照。那些“假、大、空”,那些机械刻薄的政绩观、绩效观,包括我们自己所受教育的局限性,就这样一代代“完好无损的”或是“创造性的”继承了下来,并且还忙不迭的叠加在孩子身上,成为禁锢人性伸展的一座座的火山,成为埋葬自由的一道道沟壑。教育,其实已经背离了真实的初衷和它在人性诉求上的底线,并日益沦落为一种“市场经济”的傀儡——不难想象,等教育也几乎需要放在“利润”的天平上称斤过磅时候,我们失去的,就不再只是来路,恐怕连去向也一并彻彻底底的忘却了。

若追问,教育的任务是什么?如果窄化到对应付“考试”的技能训练,毫无疑问,大家会口诛笔伐的说:哦,那怎么行?这几近于一种亵渎啊。可事实上呢,心口不一,言行不合,竟可以作为一种地下文化为大众所接受,并找到种种理由为之辩护,这是不是也叫一种“特色”呢?自然,考试能力也是一种能力,而且是“可贵”的,但在无限拔高的今天,在替代对一个人的根本评价方面,似乎已经走得太远了。教育的目标应是“成人”,所做的是一项“使人之所以为人”的工作,它所有的思考、研究、创设、论证、举措、交流和改善都应该是以人为本的,都应该是为了成全人的所有美好的可能性而服务的。

就我看来的理想教育,最起码应该是单纯的,它只为“教育”本身而存在,不依庸于任何附着物,不苟活于权贵的淫威下,不谄媚于“肉糜者”的恩施,它是最朴素,也是最美丽的人生愿景,并直抵生命的初源和需要。这种教育,强调的是立足当下,通过对客观规律的探索,从任何一个微弱的希望改良,从任何一个饱含生命力量的音节出发,而不是靠行政强力的灌输,来实现非功利主义的价值理想。这里的孩子,脸上始终可以看见自信的笑容,可以不必为捉摸不定的分数而背负过重的压力,可以有充足的睡眠,可以支配更多的自由时间,可以慵懒的享受午后的阳光,可以恣意的聆听细雨在屋檐下碎落的低语声,是的,几乎可以做一件符合天性和身心发展规律的事。

教师呢?更多的是陪伴和呵护、提醒和引领、帮助和安慰,垂范和补充,师生关系里始终充满了平等、公平、民主、和谐的元素,这种教育体现的是真正的人文情怀和以生为本。

课堂呢?它应该总是简单而又充满了机智和生气的。它不刻意追求某些套路或模块,而是灵动的、不可预计的、现场的、动态的、生成的,强调遵循教育规律,关注学生个性差异性,重视能力的培养和性格的塑造。它更细心,也更具有耐心,这样的课堂几乎就是一个开放的生命场,幸福的接纳、包容和释放每一个缤纷五彩的生命,让所有人都能享受成功或者快乐,也让每一个人切身的感受到成长的艰辛和不易,进而更加珍惜所得,立足当下,搏取未来。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邱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