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要朝着真理而去

乔尔·斯普林格在《脑中之轮》里,分别对古特曼的“非压制与歧视原则”,杜威的“教育民主公民”,吉鲁克斯的“批判教育学”作了精要的阐述与介绍,并在这基础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官办学校总是存在着政客、特殊利益集团或多数派公民利用交易系统的危险,他们会以他们的价值取向和政治动机来影响当学生们成为选民时所作的政治决定,于是学校就成了实施政治控制的工具。教育体系如何保证自身不被控制,也不控制未来公民的政治立场,古特曼、杜威、吉鲁克斯共同的选择是“用以限制凌驾于学校之上的民众权威的方法和原则”。问题是这样的方法和原则以及权威来自何处、何人,民主国家的官方学校系统应该向公民强加价值观、教学方法和教学内容吗?我觉得这样的问题,同样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核心问题。

我们为什么容不得批判性思维的存在?人们之所以缺乏批判性思维,除了习惯,还因为环境和制度,专制社会下的臣民有的只是唯唯诺诺,只是顺从和奴性。因此,如果一旦有人具备了批判性思维,或者发表了批判性言论也就成了“另类”了,更有可能的情况是成了众矢之的。专制教育之所以会在不同的社会形态横行,其原因就在于统治者(无论是非民主国家)在许多时候,总是以“国家利益”为最高利益,来胁迫学校采取某种专制的教育方式的。尽管在在吉鲁克斯看来“批判思维和民主社会相互依存”,“两者皆不可能头里对方而独立存在”。古特曼、杜威、吉鲁克斯带来的问题是,并不是民主社会的教育体系尤其是那些被各种势力控制的公立学校的教育就一定是民主的。无论是古特曼、杜威、还是吉鲁克斯在他们眼里教育就是要保护思想自由的,因为没有思想自由的教育,说得再好也只是为了控制,无非是方式不同而已。

民主教育理念下的学校的教育任务就是传输民主意识,自由精神。而事实上,即便是那些民主国家的公立学校的价值取向和传输也是受政客、特殊利益集团或多数派控制的。杜威他们的伟大就在于他们早就提出了批判思维对于民主社会的存活的意义。为了抗拒工业化和城市化将学学变成城市工业的中心的潮流,杜威试图通过“为社区集会提供场所、制造相互依赖和建立合作精神等方式,把学校变成一个凝聚城市集体的社会中心”,他认为“民主和文明的存活依赖于传授一套特定的思维方式并建立合作精神”,而“道德”“价值观”必须是服务于社会的,当这些起不到服务社会的作用时,就应当加以更改和抛弃,也许这就是批判教育学“舍弃学习”的思想源头。所以在杜威看来,需要公民成为批判思想者。杜威的意思是知识与制度不是不可变的,它们只是特定时代的产物,作为民主社会的公民,最为需要的就是批判精神,从这样的角度来看教育的任务之一就是要张扬和培养人的批判精神,为使未来的公民成为批判思想者。

吉鲁克斯主张“教育的首要任务就是帮助学生在权力框架内理解社会的建构”,教育的最终目标就是赋予学生权力,最终将权力赋予公民。批判教育学思想下的教学的最大特征就是赋予所有参与者表达的权利。我的理解是,这样的权利不是作秀,更不是将课桌一围,四人一组,热闹一番,而是实实在在的对话交流,是一种独立而又不失合作的探究、思考,进而在合作的进程中,使得每一位参与者在不同程度上获得启发和帮助。对话不是居高临下的训斥,那种貌似自己真理在握,无所不知的批评家,尽管标榜着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而在指责他者的时候,要不就是启蒙者自居,要不就是视人无知和愚蠢,要不就是以到头来总是难免泼妇式骂街的方式的言辞句不是批判教育学所说的权力。

其实每个人对周遭世界的认知总是有着各自的局限的,教育赋予学生的权力,就是要上学生在对话中客观地对待他者和世界,同时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去呈现自己,走近他者,用自己认知去命名当下的世界。既然是“对话”,也就无所谓对错,对话的参与者谁也不是真理的化身,谁都不可能是他者的引导者,谁也不可能去改变谁,对话中我们所需要改变的更多的则是我们自己。

人不是被动的,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他者控制的,问题在于人对他者的反抗与抵制往往是被动的。这种被动源于他们周遭的世界与环境给他们的长期的压制与恐吓,以及他们出身以来所接收的家庭、社区、学校无所不在的压迫;反过来说,那些控制欲极强,习惯了对他者动辄训斥谩骂的教师、学者的攻击性也是有其特殊的渊源的。在对话和批判中,一个人的言辞选择的背后总是有他的价值取向和人生际遇的,究其实质是可以看到他人品与涵养的。我以为无论你的身份如何,一旦你拿自己当着堂吉诃德的话,你是一定会大战风车的。

金生鈜先生的那段文字确实值得我们深思的:“不少鼓噪者实际上是为了在教育的资本市场里获得更大的利益,他们的鼓噪、渲染、写作包括花言巧语都是赚钱的工具。貌似改革者,冒充高尚者,扮演学问者,好像自己是知晓一切的专家,是掌握了真理或者教育规律的人,是真正进行教育研究的人。不少人到学校去,只是为了牟利,而不是真正地进行研究,但却把去学校作为关注实践的唯一的标准。更为糟糕的是,多少年轻的未来教育学人正是以这样的人为学术榜样。”

记不得谁说过,你要努力与那些寻找真理的人为伍,但一旦遇到他们,你要朝着真理而去。教育何尝不是如此。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凌宗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