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永进:唠叨不是什么好东西

天下所有的唠叨者的所有唠叨,都唠叨得理直气壮。像谁呢?简直像《圣经》里的耶和华。上帝的选民该吃点什么,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为什么能吃为什么不能吃?英明的上帝,果断启动了宇宙第一号唠叨程序,没完没了起来。

“不可吃的乃是雕,狗头雕,红头雕,鹯,小鹰,鹞鹰与其类,乌鸦与其类,鸵鸟,夜鹰,鱼鹰,鹰与其类,鸮鸟,猫头鹰,角鸱,鹈鹕,秃雕,鸬鹚,鹳,鹭鸶与其类,戴胜与蝙蝠。凡有翅膀爬行的物是与你们不洁净,都不可吃。凡洁净的鸟,你们都可以吃。凡自死的,你们都不可吃,可以给你城里寄居的吃,或卖与外人吃……你是归耶和华你神为圣洁的民。”絮絮叨叨的耶和华呀!

讲课的时候,我问学生,你们想到了谁?课堂笑声一片都说想到了妈。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妈都这样絮絮叨叨,但其中的相当一部分的确是这样子的。我说,上帝创造了人类你妈生了你与此同时便取得了唠叨被造物的权力么?不必回答。

上帝创造了人类,属不属于某种遗传呢?不知道。知道的是,人类中的相当一部分尤其做了妈妈的女性,唠叨起来,比起《旧约•申命记》里的那位耶和华先生还要语重心长不止啊!

一大清早,你起晚了,你妈就叨叨个不停。“你怎么回事,万一迟到怎么办?”“快点吃饭,你已经起晚了,还慢吞吞的。”“上个厕所也这么慢,慢得像乌龟。”“动作快点!都要迟到了。”“书包怎么这么乱?昨晚干嘛就没收拾好!”等到你放学的时候,你妈又叨唠个不停。让你觉得烦。

烦归烦,一旦你一个人在家写作业的时候,写着写着,心里却会觉得少了些什么,空荡荡的。你一直在想:这是为什么呢?你放下手中的笔,在家里走了走,仔细地回想着,你又嗅了嗅客厅、厨房,空气中残留的是妈妈身上的香味。你心一颤,是妈妈!是妈妈的味道,是妈妈的唠叨!

于是,唠叨成为爱,成为一种无可替代的爱的表达,地久天长无所不在着了。不止亲情充斥着唠叨,连简直可以不食人间烟火的爱情,都难以逃脱唠叨的罗网了。韩国当红歌星李孝利有一首歌,唱的就是《唠叨》。

“别忘了刮胡子,衬衫不能弄皱。咖啡一天只能一杯,减少烟量,避开咸辣食品。没有我,你更得保重。别总像傻瓜一样忍着,一言不发。别生病,得按时吃饭……很为他担心。唠唠叨叨说了很多,但我无法亲自给予忠告。再说一遍,别生病,得按时吃饭。拜托你!虽然这些很麻烦,唠唠叨叨说了一堆。对不起!”

抒情主人公显然是女性,显而易见的东方女性。我在想,如果她的那个他是个对唠叨很过敏的男生,那,这桩爱情故事又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呢?因为爱所以爱不假,因为爱所以唠叨呢?同为爱情歌曲,欧美恋人之间也存有着如此如醉如痴的唠叨么?

为什么,《巴比伦犹太教法典》释文中,将能够营造宁静看成是妻子的第一贤德,而把唠叨看成是女人的一种恶德呢?显然,在古犹太人看来,保持一种宁静与和平的氛围,是伟大女性首先必须做到的。

“我回家稍微晚了一点儿,她就会不断唠叨,指责我,说我一点没有家庭责任。我如果把衬衣或裤子不小心弄脏了,她能唠叨两个小时。她不是唠叨这个,就是唠叨那个,永无休止地在家里唠叨,谁受得了!我女儿一回家就用纸团将耳朵塞住了,她说妈是蝉……”一位离婚男士这样描述他的前妻。

关于他的现任妻子,他的话,明显地充满着偏爱和深情,“她的语气非常柔和,从不会伤人,也不会让你烦恼。她很文静,不爱讲话,我发现我真正需要的就是这种女人。我最需要的是她能给我的生命制造出一种宁静。你知道这种宁静对我来说多么重要,多么难得呀!”

很早就有心理学家指出:唠叨是女性普遍存在着的不遵从理性的个性特质的一种表现,但是男人们不是了解人性的心理学家,也不是宽恕一切的神父,所以,男人们很难承受女人的唠叨的,唠叨很可能成为他们在情感上离开的重要因素。

那么,关于唠叨的基本理性有哪些呢?我想,起码可以即兴出这么几条:其一,唠叨意味着说话不简洁,证明唠叨者的思维力尤其是抽象力存在欠缺;其二,唠叨意味着说话重复,证明唠叨者在发泄自己的焦虑而没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其三,唠叨的话语总是充斥着对唠叨对象的否定和不满,而唠叨者自己往往并未意识到此举对身边人造成了伤害。

挑刺成癖的妈肯定不是个好妈,哪怕,你给它贴上爱与关怀的标签。一个终于逃脱了唠叨老妈的男生和男人,会否兴高采烈地重投唠叨的落网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就算唠叨是女人天性之一种——有其生理和心理的基础,但并不可作为你损害自己人生的理由。

好吧。关于唠叨意味着什么,让我们回到爸妈和孩子,回到亲子关系。是的,很多喜欢唠叨的女人并没有真正意识到唠叨对其身边人的伤害。鉴于,丈夫还可以“中途逃跑”而孩子无疑属于“终身制”,所以,没有反思、警醒和自我更改的妈妈,对孩子的伤害将会是终身的。

生长在一个爱唠叨的母亲家里的男孩子,很容易成为软弱无能、缺乏个性的人。我们不妨,严肃地想想这个判断。当然,一些孩子在成为那种人之前,就“勇敢地”斩断了唠叨的链条。至于,是不是使用了“叛逆”的大杀器,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一个过早失去“应然性权威”佑护的孩子,长大了也很难摆脱“叛逆的惯性”。

孩子妈天长日久的唠叨,究竟给她的孩子传递着什么信息呢?其一,孩子不令她满意,且一直不;其二,孩子的所有作为都是失败的,且一直没改善;其三,她的人生充满焦虑,而孩子是焦虑的原因;其四,她的非理性行径是合理的,值得指责的只有孩子……我不想往下罗列了,大家接着想就是。

四川新闻网2014年11月2日报道,自贡男子嫌母亲爱唠叨 提菜刀朝其头上乱砍。要说明的是,值班民警迅速赶往事发现场,见到一名满头是血的六旬老太太倒在地上。天山网2014年10月22日消息,男子因嫌父母唠叨将父母杀害,被判死缓。其父母殁年分别为63岁和60岁。

显然,人类社会现在还很难杜绝凶杀案的发生。可是,上述两个案件中,并不存在诸如利益、欲望等等迈步过去的坎儿。唠叨是一个外显的原因,唠叨之后呢?我注意到,凶犯均属中年人。我想,从童年、少年、青年直到中年,丝丝缕缕的怨气是怎么积攒成成不可化解的怨恨的?值得我们每一个为人父母者警醒啊!

唠叨是一种貌似波澜不惊的人际现象,也无从排除一些个被唠叨者成功地患上了“唠叨依赖症”,从而将其描绘得美轮美奂。我的基本判断是,唠叨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作为知识匮乏与智商低下者的非理性行径,从而,给他人尤其是亲人带来尊严受损和情绪压抑,而已。我言重了么?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