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建:为了解决问题的教育写作

写文章是为了改善我们的教育生活

教师为什么要写文章?很多人的回答是评职称。我以为这样的理由有点靠不住,论文的水准固然可以作为教师学术水平的“见证”,但也只是某种“见证”而已。“见证”与教育生活到底有多大的关系呢?校友曾和我谈起,如果一个人做生意,脑子里只是想着“挣钱”,那他一定不会“做大”。他说:“我们做生意,首先想到的是帮助客户解决问题,报酬只是我们解决问题之后的副产品。”这让我想起,我们部分教师写文章只是为了评职称,那么他的注意力就只会停留在文章是否能被发表这个层次上,而不会从写文章的原本要义出发去思考和写作。实际上,教师写文章是为了讨论问题、传播理念,进而改善我们的教育生活。

每一位教师,每天的工作和生活当中都会遇到很多的事情,可能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可能是一个问题学生,可能班级管理中的一个麻烦,也可能是一次教学的设计与实施,或者课堂上一个令人深思的细节……我们的思考到底对不对,我们的结论到底是否科学,出于和他人探讨的目的,或向他人介绍我们成功的经验,我们需要用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因为口头表达所能传播的范围实在有限,而一篇文字却可以跨越时空。就像我们今天去感知孔子或者苏格拉底,依赖的就是他们流传至今的文字。再换个角度来理解,教师的成长除了来自直接的经验,还来自间接的学习。我们写文章既是向他人学习的过程,也是在为他人的成长贡献智慧。要把事情写清楚把道理写明白

我认为教师写文章,有两个最起码的要求,一个是把要说的事情写清楚,另一个是把要说的道理写明白。当然,真正完成的一篇文章中可能有几件事情,也可能涉及几个道理,为便于大家理解,我们先从“一件事情”和“一个道理”开始说起。

写清楚一件事情。教育,抑或说是帮助生命成长的过程,是由一个个事件串联起来的,或独立或关联。所以,教师们的教育写作就无法回避对“事情”的描述。从小,我们就写记叙文“,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但教师写的教育文章是为了解决教育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所以,这里对事情的描写还不能完全等同于一般的记叙文,而要站在教育的立场上看待。怎么看,事情往往是具有多层维度,或者说是多面的,我们该从哪层维度来展开描述呢?也就是“一滴水能够折射出太阳的光辉”,还涉及一个“怎样折射”的问题。比如,正在热播的《舌尖上的中国 2》,就是以“吃”这个特定的视角在呈现中国的文化。同样的道理,教育生活中的事情往往需要从教育学、心理学等不同的维度以不同的视角来看待,进而分析出这些事情的起因、变化,以及我们能够从中得到的启发。而且,写清楚这件事情的目的是为总结归纳,要起到帮助看到这篇文章的其他人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写明白一个道理。当我们写清楚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还没有解决全部的问题。事情的背后,往往有一定的道理,我们还需要把事情背后的道理找出来,以结论的方式告诉读者,以达到交流研讨的目的。就像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表达的那样,他描述了不同地质年代中生物化石的变迁过程,从而得出“生物是进化的”这一“当时历史条件下的惊天结论”。然后,又以一个个例子来证明“生物是怎样进化的”。为什么达尔文要写《物种起源》这部书呢?是因为他要告诉大家他的发现,要和大家探讨他认为的“道理”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教师们的教育写作也是一样,我们在写的过程中描述事情,是为了总结出我们认为是有道理的,再把这个道理说出来让大家进行讨论和判断。如果我说的道理是错的,我要修改;如果我说的道理是对的,我要告诉更多的人,也就是“道理”应该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得到印证,并具有一定的可被推广的价值。因此对事情的归纳总结,提炼出事情背后的道理———规律性的东西,这样的文章就具有“论文”的特征和属性了。

处理好“事”与“理”的关系

新的问题又产生了!一件事情的背后,往往能从不同的角度得到不同的结论;而要说明白一个道理,总归要讲出几件相关的事情,作为得出道理的依据;还有为检验这个道理的科学性,应该是经历过有目的检验的,这样才具有一定的科学性,也才具有一定的推广价值。也就是说,一篇有价值的教育文章,需要同时处理好这几个方面的关系。站在这个角度而言,一篇教育文章的“立意”就显得比较重要了,也就是你对你笔下的文字要有一个明确的定位,你写“它”是为了解决一个怎样具体问题的,并以此来作为你用词遣句的组织策略。

比如,此时我利用这个初夏的雨天,在家中的书房里想要告诉老师们写教育文章的目的、原则,那么我就要围绕这样的主旨展开我的论述。我为什么说不要为评职称而写“论文”呢?因为有的教师写的文章不是为了解决一个具体的问题,而只是为了得到一篇像“文章”的东西。所以,我说教育写作要为了解决一个具体的问题。有部分教师,不能把一件事情讲清楚讲透彻,不能把一个道理说明白说准确,这就涉及文字表达功底。我们不要求每位教师都是作家,但是写文章的基本要求还是要达到的,所以要把事情写清楚,把道理写明白。还有,有的老师写的事情和表达的观点不能高度相关,不能围绕自己的论点有机取舍,所以要处理好“事”与“理”的关系。

写出个性的见解就是

创新和尖端武器研发或者生产技术的进步不同,教育本就没有太多的创新。像孔老夫子在 2000 多年前就提出的“有教无类”,至今仍然是我们应该恪守的教育规律。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提出“有教无类”的,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去追求这样的“发现真理”的。那为什么还要强调创新,什么才是教育写作的创新呢?当我们正在关注的问题,前人已经研究,并已得出科学的结论,如果我们再去做重复的工作,就是一种资源浪费。所以,创新就是做不重复的工作。对于一个教育的热点问题,大家都在思考、都处于痛苦纠结当中,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能提出区别于其他人的观点,那么你的创新就具有更大的价值,所以,有价值的创新往往和教育研究的前沿相关联。我们普通教师的日常教育生活或许是平淡无奇的,压根儿就没有去想所谓的“前沿热点”问题,是不是我们就没有教育写作的资格呢?不是的,你我本身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个体,我们每天在不同的情境中进行着教育和教学的活动,我们面临的具体困难往往千差万别……这些决定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工作之间本来就是各不相同的。加上我们教育写作目的在于“改善我们的教育生活”,所以“关注我们自身个性化的教育”本身就具有“创新性”。你写或者我写,只要能在各自的教育生活实际当中写出属于自己的见解,那么都是有价值的!

还有人讲,孔子在 2000 多年前就讲了“有教无类”,我今天再写,不是在做重复的工作吗?我想,你的担忧未必是正确的。比如,孔子的时代没有网络,孔子的学生当中也没有有“网瘾”的,所以就算你把孔子所有的文章都找来,你也无法找到孔子曾经帮助三千弟子中的哪个戒除了网瘾的记录。今天的我们,对那些有着网瘾的不同学生实施不同的帮助,就可以看作是对“有教无类”理论的创新应用。可见,你的“行动”和“写作”理所当然是有价值的。要放到一个较大的时空背景下去考量

杜甫说“: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们写一篇文章,不仅要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还要对这篇文章承担起责任。所以,写文章是一件责任重大的事情,一旦成文并公开,你对它的无限责任也就开始了,哪怕是在你身后的几百年甚至几千年。

当然,可不要产生一种误解,“责任如此重大,那以后还有谁敢写文章呢?”我的意思是说,写文章应该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你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文章中的观点、事实、数据进行反复推敲、考证和确认,尤其是事实和数据这两项。如果说观点,是个人的,就像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的观点也不是全部正确的,但是他在描述事实、陈述数据的时候,是不可以马虎,更不可以无中生有。或者像陶行知先生所推崇的那样“学真知,做真人”吧。我们还是要老老实实地做真学问、写真文章。

我们研究教育的目的,始终是为了更好地实现人的生命成长,但时间不同、地点不同、内容不同、具体对象不同、甚至施教工作的人———你和我不同,从而形成了教育极为丰富多样的背景情境,也衍生出无以计数的教育问题。只要是指向生命成长,对每一个问题的关注和研究都有价值,为了改善我们的教育生活而产生的教育思考和教育写作也就有了无穷无尽的机会和意义。(作者单位: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东社学校)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朱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