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建:课程,一所学校的水准和良心

一所学校的发展,依赖三个方面的支撑,分别是师资,课程和装备。而一所学校发展水平的高低,课程则是其重要的体现和判断依据。

记得上海海事大学学者魏忠先生在一次给通州的校长们上课时引用过一句话,“为什么要把学校建设得很美?那是为了给孩子们一个模板,好让他们在未来改变世界。”跟岗培训期间,在苏州市振华中学看到的校本课程开发也给了我一个模板,我心中的好学校就是要有丰富多彩的课程让孩子们选修的。当下的振华已经尝试并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这也给了我在东社学校建设自己校本课程体系可供模仿的参照。

有人会说,还是先把考试的事情做做好吧!不要好高骛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句话是有道理的,考试的学科是学校课程的主体,也是培养学生成才发展的最主要途径,更何况东社学校在“考试”这个工作上做得还不是很好,所以,我对教学工作的注意力从来没有离开过“考试”。但我也大胆地预见一下,东社学校终究要发展成为一所大校的,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以大校的标准来指导今天的工作。先讲一个让大家放心的话,关于语文、数学、外语、音乐、美术和体育等国家规定的基础性课程,我们一定会确保其地位,并做好家长和社会高度关注的“考试”的工作。

其实,在校本课程开发方面,东社学校已经做出了大量的探索。杜威认为“课程即活动”,东社学校自正式更名以来,在学校层面大力实施了以节日活动为载体的活动课程。故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带学生在活动中成长”的自称为“校本活动课程”的“春节·元宵”系列活动、科技节、儿童节、船长节、体育节、艺术节等与“校本课程”沾上了一点边。校友卑忠华先生为我们提供了《中国年画》的线索,兄弟学校的彭俐老师为我们提供了无锡板画的有关材料,校友张振华先生带我们参观了他所任职的属地浙江诸暨市牌头镇教育园区的与板画有所联系的校本课程。这些给了我们很好的启发,在我校秦起老师的努力下,东社学校第一个正式的校本课程《南通年画》的雏形变得越来越清晰。自今年上半年开始,南通本地文化圈子里的几位朋友,梅庵派古琴传人昝锤炼先生、西泠印社李夏荣先生、红木艺人李鸿均先生、茶人何平先生、国画好者陈卫平先生与东社学校结识、相知,到东社学校开课而形成了在社会人士帮助下的“国学微课程”系列,但还远达不到让学生自由选择的程度。尽管如此,一年时间里,起码折射出东社学校人建设校本课程的愿望和努力。

因为在振华中学看到了一个样板,一个现实可见、伸手可触的校本课程体系就在那儿,说明凭一所学校的努力,是可以建构出一套具有校本特色的课程体系的。也因为在振华见到了“小微课程”,东社学校人觉得自己虽不能开设,但也有自己明确定位的“国学微课程”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微”或许正是校本课程的某种属性呢!另一个让我感到高兴的是东社学校正在编写的“校训德育教材”《百年真远》,与振华中学的“校训德育教材”《诚朴仁勇》有某种相似之处。这也证明东社学校尽管起步迟了点,但与前沿接轨的能力还是有的。这居然让我找到了更多的办学自信。

那么,水准和良心又从何说起呢?以振华中学为例,能依靠自己现有的教师队伍,结合苏州本地特色或教师自身的专业背景及兴趣爱好,开设出六十多门的校本课程供全校学生自由选择,这充分展示了振华中学的办学实力。我想东社学校的老师们水平也低不到哪里去,只是暂时还没有精力分配过来,这正是我要和大家努力的地方。校本课程与考试无关,学校愿不愿意在这个与考试无关的事情上花费人力和物力,我认为是一个良心的问题。考试与学校的政绩紧密相关,而校本课程可能只与学生的个性化成长相关联,我想教育者还是需要有点教育情怀和担当精神的。

(本文2015年1月6日发表于《江苏科技报·教育周刊》,刊号CN32-0019)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朱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