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走的太急,难免丢掉许多风景

第四十七届英国电影学院奖的获奖影片《偷天情缘》,讲过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

人缘极差的记者菲尔先生由于厌倦了每天周而复始的单调生活,而对自己的现状感到不满。在美国传统的土拨鼠日这一天,他突然遇到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每天早晨醒来后,日期竟总是停在了2月2日。更神奇的是,当天所发生的事情,所见的人,就像是录像带的反复播放一样,在身边一遍遍的重演。

菲尔先生惊喜的发觉他几乎可以为所欲为,而无需担“明天”的惩罚。但短暂的兴奋过后,新的烦恼也随之而来——由于他尝试了所有的办法都无法取得美女丽塔的芳心,使他再一次对生活失去信心,并变得消极处世。

在经历了种种挫折后,菲尔终于大彻大悟:与其竭斯底里的肆意妄为,或是疯狂地逃避,不如就好好的过这么一天吧。于是他开始改善自己的人际关系,去努力学习一切,从遵从自己的“心”和客观世界的规律开始,尽情享受生活。不知过了多少个2月2日,他发现生活已完全不同了,他的热情、幽默和友善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并终于在一天之内打动了丽塔,而时间也随之恢复了正常。

这个充满想象的故事其实只是道出了一个浅显的道理:“过好今天,才有明天”,但我们的教育人仿佛都更愿意做“菲尔先生”,在当前的教育生态下,他们显然是不大满足的——一定需要找到更加美好的“明天”——于是,就有了“高效”,就有了甚嚣尘上的“某某旋风”“某某模式”“某某经验”“某某奇迹”。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的“菲尔先生们”是不大在乎“今天”不“今天”的,也没有耐心去听“花儿悄悄绽放的声音”,他们要求的是立竿见影的改变,要求速度,要求大干快上的看见明天的“果实”,就如青岛胶州湾大桥护栏没有安装完整、螺丝没有拧紧、照明没有到位就通车一样,我们火急火燎的建“航母班”,追逐“规模化办学”,以实现“跨越式发展”,但回过头看看,作为真正需要的学生,他们却不得不挤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戴着厚厚的眼睛去寻找那越来越模糊的“锦绣前程”;有时还要学会“表演”,告诉前来参观、检查、交流、学习的人,自己正高歌猛进。站在“钱学森之问”现实之下,这些遮蔽了双眼的“浮云”什么时候才能云开雾散呢?这些旗鼓喧天、鞭炮齐鸣、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高姿态究竟是饱受诟病的中国教育的悲哀呢,还真是一种凤凰涅槃式的新生?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心中的一杆秤。

更糟糕的是,在如此的思维下,所谓的“教育规律”正渐渐被人淡忘,对“人”的培养更是可有可无。大家追求的到底是什么?或许本身就是个需要反思的问题。很多人开始渐渐偏离理性和科学的轨道,还反以理性和科学之名,大开“填鸭式”“灌输式”的应试快车,用一个又一个的“再创新高”与发现“奇迹”来证明自己的“高效”。

我们总是一路奔跑,不敢停下脚步,喘喘口气,总是担心会掉了下来。很多情况下正如黎巴嫩著名诗人纪伯伦所说的那样——“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我们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我们的确太过着急,太过执着,太过功利性,为了追求某个具体的目标而精疲力竭,甚至无所不用其极的为求达成,结果却是迷失了自己。其实,我们大可以将视野重新拉回地平线,学会活在当下,学会珍惜每一个“今天”,学会在过程中享受快乐、在过程中体会人生。

教育的麻烦,绝不是眼光太过狭小和短见,而恰恰是目光太过长远和宏大。我们自然都只想要那颗价值连城的“宝石”的,它作为一种终极目标的存在却抹杀了过程的美好。如果我们开始珍惜每一个“今天”,学会在过程中享受快乐,也许就是一番全新的景致。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凌宗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