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是个伪命题

许多时候,人们总是用这样的话语来赞美所谓的好校长,“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好校长”们也往往因为这样的赞美而沾沾自喜:自己终于是好校长了,因为自己带出了一所好学校了。实际的情况怎么样呢?当上面将你放到一所百年名校去做校长了,你就一下子成了好校长了;也有当上面将你放到一所即将倒闭的学校去了,为了将学校办下去,你不择手段,甚至不惜用黑社会的手段推行“教学改革”,这学校的升学率一下子冒上去了,于是再找来几个写手,提炼出一个神马“经验”和神马“模式”出来,联系几家媒体,大事鼓吹一下,一个破落的学校一下子就“兴盛”起来,甚至车水马龙起来了,就成了好学校了,你自然也就是好校长了。

当然,也有一些校长,他们,有事业心和责任心,更有想法,能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下,带领全体师生员工将一所学校办得风生水起的。由于方方面面的需要,个别的也就成了“好校长”了。

这样来看,在好学校的校长一定是好校长;会揪升学率的校长一定是好校长;能委曲求全自谋发展的校长一定时好校长。当然也有人说,左右逢源善于经营的校长是好校长的。

我想得比较多的就是这些“好”的标准能不能成为标准。如果说能的话,那么它与教育的目标是不是一致,如果说是一致的,那么要不就是我们说的目标有问题,要么就是这个“好”出了问题。

如果说这“好”与教育应有的目标与价值追求不一致的话,那么这所谓的好,无疑是给校长们的鸡血针了。你已经是好校长了,你一定要更好,要好上加好。于是你就会更兴奋,更不遗余力的去想“好法子”,让自己变得“更好”起来。于是什么军事化、标准化,什么高效,什么精细化,什么时间的精心排等原本非教育的东西也就成了教育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一个校长如果既没有人权,又没有财权,更没有办学自主权,学校办得“好”与“坏”, 与他究竟有多大的关系。如果说,在这样的情形下的校长能够决定一所学校的“好”与“坏”的话。那么所谓的学校制度以及当下学校制度下的那些学校管理制度的作用何在?如果抛开学校制度与学校管理制度的校长还能够决定一所学校的“好”“坏”与“生”“死”的话,这校长要不就是专制的,要不就是昏庸的,当然更多的是贪功的。

基于以上的认识,我以为所谓的“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实际的情形是,无论一个校长的能力有多大,他是不可能决定一所学校的生死与好坏的。因为决定学校生死好坏的,应该是建立在依法治教基础上的科学的教育体制与学校制度,尤其是评价机制——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是也。然而实际的情形往往相反,说你好,你就好,不好也好;说你不好,你就不好,好也不好。

这样的情形下,一个校长可为的其实十分有限。他只能在现行的学校制度下尽可能的少做坏事,不做坏事。许多时候不做坏事恐怕还不行,比如各种各样的与教育本无干系的繁文缛节,有时候你一点都不买账的话,你这校长恐怕就做不下去了。比如说在现行的那些在教育的终极目标下来看是毫无意义的各种各样的评审你一点也不在乎的话,你所在的学校还能生存下去吗?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以为“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是在夸校长,你一旦被好校长了,要反思的恐怕是是不是坏事干多了。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凌宗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