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红军:走出家长轮流坐班陪读的误区

据媒体报道,湖北某高级中学试行所谓的“新式陪读”:每间教室后排都坐着一名“大同学”,他们是孩子的家长,轮流来班上陪读;家长们清晨6时30分到校,与高中生们一同上课、跑操、到食堂就餐等,直到晚上9时30分上完晚自习才回家。

我支持学校进行教学改革和教育实验,赞成学校做出某些尝试和改变,期待教师和学生的教育生活的改善。创造条件让家长们有机会进入教育现场,零距离地观察和体验孩子们的在校生活,对此我十分赞赏。然而,我反对学校要求家长们轮流坐班陪读的做法。

首先,这种做法会增加家长的紧张感和时间成本,加大他们的心理负担和压力,让他们左右为难,无所适从。虽然不排除某些家长乐意而且有时间去陪读,但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愿意并且有时间去陪读。有些家长可能因为并不认同学校的做法,或者因为请不到假、“没有时间”、“不方便”而不能陪读,在家长轮流坐班陪读的做法成为学校“常规”的情况下,这些家长就可能有“不合作”的嫌疑,被认为“不重视”或“不配合学校工作”。有些学生看到同学的爸爸妈妈能来到班里,而自己的爸爸妈妈却不能来,可能会感到委屈,或者因为体谅父母的难处而忧伤。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不让他们心里难受,一些家长即使时间非常紧张或者十分不便,也会优先考虑去学校陪读。因此他们不得不向工作单位请假,或者会舍弃其它一些重要的事情。

其次,要求家长陪读的目的过于偏狭,让应试教育变本加厉,不利于学生的长远发展。对于为何要推出家长陪读的举措,校方的解释如下:一是希望家长们亲身体会高中阶段学生的辛苦,促使他们更加理解孩子,做孩子的朋友,出现问题能够耐心沟通,给予孩子鼓励和信心;另一方面,对于那些平时学习不太认真的学生,看到父母坐在教室认真听讲,对他们也是一种触动。其中说到的“辛苦”和“认真”,都跟高考有关。为了在高考的升学竞争中取胜,学生的辛苦和认真都是“必须”的。这是教育现实的一面,就此而言,学校要求家长轮流坐班陪读的做法似乎不仅合情合理,而且是有效的。这一做法得到部分家长的支持,校方“自我感觉良好”,都不足为怪。然而,利用家长来督促学生认真学习,只是在强化学校的应试倾向,把家长变成学校应试机制的一部分。学习既有紧张和辛苦的一面,也有轻松和快乐的另一面。家长轮流坐班陪读往往强化的是紧张、辛苦、学生被动的一面,忽略和妨碍的却是轻松、快乐和学生主动的另一面,因而不利于学生主观能动性的发挥,不利于学生个性和创造力的培育,不利于学生终生学习和长远发展。

第三,家长轮流坐班陪读侵入了师生日常教学的领地,侵犯了教师专业自主的空间。虽说某堂历史课“老师讲得神采飞扬,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但是,并非所有教师都能如此,也不必都得这样!教师可以“随心所欲不逾矩”,学生可以“安然自得不认真”,课堂可以千姿百态。假如没有家长坐班陪读,课堂就是教师和学生共有的“自组织”的天地。一旦家长介入课堂,教师就不得不顾及家长的存在及其对课堂的影响。可是,当某些家长“偷偷开小差,用手机刷微信或在纸上练字”而对学生及课堂教学产生不利影响时,教师并不方便批评或作出“驱逐出境”的处理。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邝红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