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努力去做我们自己认为无法做到的事情

觉醒意识使我们从“对,我们无法做到”变为主动的“我们必须利用现有条件竭尽全力做好”。

——琼·温克《批判教育学

在我们的实际工作中,常常会因面对种种势力裹挟,而感无力抗拒。于是我们习惯了被裹着走,习惯于消极抵抗,我们早已经失去了作为教师应有的阅读、反思、讨论、写作的激情与动力。每天所做的,除了上课、考试、改卷,还是上课、考试、改卷,当然还要应付形形色色的检查验收。于是,当有人质疑我们的教育行为,希望我们在某些方面有所改善的时候,我们的回答往往就是“我们无法做到”,其潜台词就是:教育生态如此,凭一己之力何来改善,就这样混混日子拉到吧。

琼·温克所说的“觉醒意识”是“使得我们意识到我们知道自己已经知道时的一种力量。”它能让我们充分地相信我们自己的经验、学识和能力,我们完全有可能在有限的空间实现某种改善的可能,就当下的教育生态而言,想要期待人们的“觉醒意识”的复苏,使“我们从‘对,我们无法做到’变为主动的‘我们必须利用现有条件竭尽全力做好’”。需要的不仅是勇气,还要有耐心。

所谓勇气,说白了就是我们要有声音来质疑我们自己。我们需要质疑的是,我们在维持不满意、甚至想逃离的教育生态中所扮演的角色,所发挥的作用。我们要有勇气认识到,时下的教育生态的形成,我们或多或少是参与其间的,我们在许多时候,往往不只是被裹挟者,有些时候自己还就是裹挟者。在实际的教育生态中,我们总是习惯了将问题和责任推给其他,很少有转向自我的叩问。如果我们改变一下对时下教育生态形成的视角,也许就有可能发现,原来长久以来我们总是对自己的的经验、学识和能力缺乏自信,我们早已经习惯了听从指挥,揣度上意。

觉醒的勇气来自于对自己的经验、学识和能力的审视,已有的经验、学识和能力有哪些是应该扬弃的,有哪些是必须更新的。当明白了我们自身的问题所在的时候,就有可能从自己原有的经验、学识和能力中走出来,使得这些经验、学识和能力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所丰富和提升,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有勇气从被事实证明了的已经走不通的路径中跳出来,换一条道路走走。这样的话就可能重拾被我们有意无意地地丢弃了的阅读、反思、讨论、写作。这不断地阅读、反思、讨论、写作,会让我们发现原来所说的那些“我们无法做到”的原来是可以做到的。

所谓耐心,其实就是“我们必须利用现有条件竭尽全力做好”。改善不是突然间的,变革是需要时间的,旧有的势力和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摒弃的。改善的过程总是在与旧有势力、旧有习的抗争中进行的,许多时候我们稍不留神旧有势力和旧有习惯是会卷土重来的。比如说我们对一些学生的评判,许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总是他们的“不行”,就是看不到他们的“行”。这样的评判意识想要扭转,没有一定的时间和耐心恐怕是不大可能的。

作为教师,我们也知道阅读、反思、讨论、写作对于专业发展的意义,问题是我们有那么多的课要上,那么多的作业要批阅,那么多的考试要组织,那么多的验收检查要应付,阅读、反思、讨论、写作的时间哪里来?阅读、反思、讨论、写作的激情与习惯何以维持下去,这可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这时候需要的就是耐心了,觉醒意识的复苏不是光靠勇气能解决的,它还需要我们对自己充满期待,当我们对阅读、反思、讨论、写作充满期待并持之以恒地走下去获得某种收获的时候,我们就可能为着我们认准的东西,利用现有的条件竭尽全力做好它了,这个时候时间和空间对我们来说就不是问题了。

琼·温克为了给自己增添觉醒意识,时刻提醒自己的是时刻记住罗斯福的那句“你必须做你认为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情”,那么我们需要不需要时刻用这句话来提醒自己呢?当然这“无法做到的事情”的指向我们心中是要有个尺度的。就如本雅明的那句“唯有不抱希望地爱着他的那个人才了解他”一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凌宗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