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班级管理何以少伤人,不伤人

前面两篇文字,主要谈的是班级管理可能会在哪些方面给孩子们带来伤害,这里谈的是,班级管理何以做到少伤人,不伤人。对孩子的伤害,下面谈我们如何不伤人、少伤人。

作为班主任,是不是应该思考一下我们所奉行的那些规范与守则,以及学校制定的校规、班规,课堂规则,有没有听过孩子们的意见?实际上这些守则、规范、制度完全是出于成人的想法和标准,并不是孩子的想要的标准。既然不是孩子的标准,这些标准会有多少符合孩子个性发展特征的?这样的情况必然导致许多孩子因为不能够融入我们的所谓的班集体,而带来的某种羞辱感,自卑感,最后心甘情愿的接受这种现实。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说所谓的认命。他们不认命不行啊!

我们就这样在爱的名义下理直气壮地给孩子们带去了伤害和巨大的压力,只要“技不如人”、分不如人他们就会纠结和焦虑。那些跳楼的孩子,不少就是因为考试成绩不好嘛。父母为了光宗耀祖不去考虑孩子的感受,学校老师为了业绩只要分数,谁也不会主动去关注孩子的内心感受、细微的变化。

做教师的平时喜欢谈什么情境教育,但我们强调的所谓情境,大多就是成人们为孩子认为设置的。这些情境大多都不是自然的,这些情境其实是一种伪情境。真实的教育情境应当是孩子生活当下的,乃至他们在家庭、社区遭遇的某种境况,这境况使他在情绪上和行为上发生了某种变化。做老师的,尤其做班主任,当发现孩子反常的言行举动的时候,很少去探寻这些反常的背后的动因是什么。我们只要求他们适应这个环境,这个情境,如果他一旦不能够适应这个环境和情境,殊不知当他跟这个团队、这个环境产生疏离感,游离于这个团队、这个班级、这个人群时就会变得孤僻,不愿意跟他人交往。当我们遇到这样的情形时,就急躁,很纠结:这孩子怎么这样?我跟你讲好你没反应,讲差你也没反应,你究竟想怎么?我们就是不去考虑这种境况背后的原因。

我们如何不伤人,少伤人,我给各位几点建议:

第一要正确的理解所谓的爱和所谓的为你好。我们的所谓为你好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为我们好,你好我好大家好,说到底你好是为了我好,他考得好,我就有面子,我就能够晋级,能够获奖。

爱不是单方面的,不是一厢情愿的。就好比我们谈恋爱,男女双方要对上眼,你喜欢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不喜欢你,你就没办法,反过来你喜欢那个男孩,那个男孩不喜欢你,你也没办法。两情相悦的婚姻才是幸福的。所谓的爱,应该是一种相互的尊重和影响,一厢情愿的爱不是爱。爱生如子,爱校如家,本质上来说,是私爱。子女就是子女,学生就是学生,家就是家,校就是校。它们是不同的概念。爱生如子,学生都成了你的子女了,不是私爱吗?

更重要的是要在我们所处的世界的方方面面要怀有爱心,这种爱和情感应该是包容的、慈悲的,每一个孩子都是每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个体,所谓爱,就是要善待每一个孩子,我们要接受这已然存在的生命,而不是改造这已然存在的生命。面对不同的生命个体,我们能做的就是扶植、润泽、丰富、拓展。班主任在遇到各种学生让人纠结的状况时,要做的是对自身的调整和和改变,而不是一个“爱”字就能解决问题的。

关于这一点我有一篇《教育之爱是不可窄化的人间大爱》。

第二要建设班级公约。班规班纪,不是班主任的规定。什么叫建设?建设,就需要全体成员共同参与,要让孩子从小养成尊重契约的意识,形成一种契约精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做班主任的要在建设半级契约上做起。

什么叫契约,契约就是共同商量的条文,相当于做生意的合同。我在做校长的时候就要求每个班组织学生共同商量十条八条班级契约。合同是双方商量的结果,商量的核心是价值认同,在价值认同的基础上要正视差异,五十几个孩子是五十几个不同的生命个体,所谓共同体的共识,一般是不存在的,除了那些普世价值。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我们要承认差异,所谓的共识,其实就是建立在差异的基础上的,马英九说过“服从多数,尊重少数,容忍歧视”我觉得很有道理。班级契约一旦形成,就要督促所有成员朝着共同的方向努力,既然上了同一条船就要大家齐心协力,不然你要往东他要往西,这船只能在河面上转悠。

在具体操作的时候,我的建议是:一要从小事入手,大家商量,做小事情做起,从能做得到的做起。二要分段实施。分阶段实施就是说要慢慢来,不要一下子就想达到高大全的要求。八十年前有位教育家,就争对小学生的实际情况,分四个阶段对他们的行为品德建设提出了不同的要求。

第三要多用一把尺子来衡量学生,而不是同一个标准要求所有的孩子。尽管有了一个大家商定的班级契约,但还是要本着“因人而异”的原则,对不同的孩子提出不同的要求,给予不同的指导。因为花开四季,各有各的季节,一刀切是不可能的。

实际上孩子们当中有许许多多的怪才,比如说有的孩子就是背书背不会,但是一个器物到他手上,把它拆碎了,能够很快地把它拼接起来,那些瓶瓶罐罐、纸张盒子他能够弄出这样那样的形状来;还有的孩子天生的就是能唱歌会跳舞的;有的孩子运动技能就特别的好。我们要从不同的尺度去考虑,那要尽量找出每个孩子的闪光点,让他尽可能的在某一个点上有所发展,有所提升。要帮助他们能够“怪”到极致,给他们某种收获的喜悦。在这个基础上可以提醒他们,真正要想成为一个能工巧匠,将来必然会涉及到看图纸、运算,看图运算是需要相应的文化知识的。慢慢的影响他,让他明白,他要想在某个方面有所专长,他必须有文化知识作为基础。

我一直认为,面对怪才,面对偏科,强行的说教是没有用的。给教育再多留一把尺,给孩子再多留一条路,也许他们的“怪”,他们的“偏”就是今后人生立世之本呢?将来之事,未可竟知,而我们真正要做和能做的,是疏导和融通,是关爱和伸手,让他们用理性和才智为自己选择远方的路,无怨无悔,成就自己,成就生命。

教育就是这样,多一个选择,就会多一条生路。

第四要善于拓展沟通的渠道。我们现在使用的沟通渠道有限得很,但另一方面现在沟通的渠道又丰富得很。问题是什么?问题是我们在丰富的沟通的渠道之中,选择了有限的沟通的方式。

我们在实际工作中的利用的沟通渠道,主要是电话、家校通、QQ群、微信群。网络社会,QQ,微信已经势不可当了,家长群、学生群相对与家访便捷多了,曾经的家访已经很少有了,与家长见面的机会也很少了。我们就看不到冷短信QQ、微信冰冰的一面。沟通的最好方式还是面对面的交流,在具体的情境中对话才是最有效的沟通方式。有人曾经问我,如果班级要搞一个诚信教育活动,可不可以搞一个诚信的问卷。我问他诚信问卷能够问出真实情况吗?不要说诚信问卷,任何问卷都得不到真实的信息。更夸张一点说,我们的许多数据都是靠不住的,因为这些数据大都是根据领导的要求“统计”出来的,领导要某个数据,达到某项指标,你没有达到也一定要达到。数据要符合标准很简单,调。

沟通的方式,不能单一化,简单化,一定要从效果出发。宁可辛苦一点,另可坦然一些,哪怕是面对冷遇,我们还是要尽可能的选择面对面的沟通方式。

第五学会视而不见,该不管的就不要管。许多时候管多了往往适得其反。

有一年,我夫人任教班上有一个孩子,平时不听课也不做作业,但会考前几个礼拜忽然找到我夫人,说要请我夫人辅导辅导,争取物理学科在小高考中能够过关,我夫人答应了。于是每天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给他辅导,辅导了几天,模拟考试了,一考成绩蛮好。我夫人说这个孩子很聪明,跟他一讲就通,就是不愿意学。她就将这情况告诉了班主任。班主任很兴奋,立马向家长报告,孩子回到家,家长狠狠地表扬了这个孩子,也提出了这样那样的要求,孩子也很开心。这孩子中午回到学校,班主任又把他找到办公室里去,跟他大谈了一番。结果孩子晚上回家就跟父母较劲,你怎么又跑到班主任那说什么了?第二天这孩子不仅不再来接受辅导了,课也不来上了。这就是过渡的干预造成的结果。

尤其是面对异性交往的问题,与其戳破窗户纸,让双方陷入尴尬的境地,倒不如“心有戚戚焉”,装装糊涂,甚至你还应该绕道走。教育的智慧就在于“点化”,而巧妙的点化和粗暴的说教,虽然看似失之毫厘,而将来的效果却差之千里。班主任需要注意的是有时候必须“糊涂”一点,面对异性交往太明白了难免弄假成真。

第六要迂回曲折。做人固然要直来直去,但做人的思想工作总是直来直去,恐难见效,迂回曲折说不定效果会好一些。

我曾经遇到一帮“文学青年”,对“文学”已经发展成到火入魔的地步,比如课不好好上,作业不认真完成,加上文化基础普遍不佳,很多人都快到了学业无法为继的地步,若不是有“文学”做精神支持,恐怕高中已对他们没有意义。我于是将他们原先游走于地下的文学社“合法化”,还请了团委和语文组的老师做后盾,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文学社正常运转以后,每月都定期搞点笔友会、交流会,而我也时而抽身参与其中,从大语文的角度泛谈写作。但始终强调文学也好,写作也罢,都不能脱离当下的生活,即使是虚构的故事也应有实践经验做支撑,否则只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就会流于文饰雕琢,流于雪月风花,流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空洞和脆弱。这样的交流,几次下来,“怪才”们原有的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狂妄慢慢消失了,作品也多有改善。尤其是社长,转变最为明显,从被动聆听到主动交流,渐渐坦露了自己的困惑和无奈,也对即将到来的高考产生隐忧。我鼓励他们:活在当下,事在人为!并举出《梁书·张充传》的故事,说张允初为纨绔子弟,整日浑浑噩噩,不干正事,直到29岁才被父亲“三十而立”的话点醒,从此发奋用功,只用一年就闻名乡里,兑现了当初的承诺。他们无不受之鼓舞,那孜孜以求的写作路和重重压力的求学路,终于从冲突回到融合,相辅相成而推动所有人不竭地前行。到学期末的时候,考试从不及格到及格,作品也从晦暗转向从光明,老师们也慢慢改变了对他们的看法。这样的点滴改善尽管慢了一些,但这样的改变却是出于本真的。

第七要换位思考,许多问题如果我们能从孩子的立场与视角其思考的话,或许就会释然,就会理解。

有些孩子犯错则是因为一时兴起。比如围观:两个孩子在那儿打架,然后许多孩子围观。小王是我的朋友,小李是他的朋友。朋友要吃亏了,我不帮不仗义啊,怎么办?上!两个人打的,变四个人了,慢慢的变一群人了。还因为起哄,原本很乖的孩子就这样转进去了。比如某个孩子对某个老师不满,他在下面一起哄,其他孩子也跟着起哄。尤其是在网络上,张三这样说,李四也这样说,反正不是没实名,看他们说得痛快,我也痛快一回,这一痛快许多时候往往就一发不可收了。遇到这些具体的问题,一定要从孩子的视角去思考,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分清责任的轻重,对一些偶尔出问题的孩子,要给予充分的理解,而不是简单地各打五十大板。

教育的智慧在于“点化”,巧妙地点化和粗暴地说教,看似差之毫厘,而效果差之千里。班级管理切忌将自己摆在高高至上的位置上,颐指气使,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每一个个体,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德国教育家雅斯贝尔斯说过:“针对不良倾向、嬉闹和涣散所制定的工作纪律是必需的,纪律能控制滥用自由的任性。”但如果过于迷信纪律,以及建立在纪律之上的“标准”和“权威”,长此以往,就会机械甚至僵化。教育是意图让学生少走弯路,殊不知,弯路也是一种历练,有些弯路,是非走不可的。人们从不假思索中学到的东西将影响他的一生,孩子们身上许许多多的毛病,都有其根源,改变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从这个角度说,教育是慢的艺术,不要指望立竿见影。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凌宗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