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磊:别小看“爬树课”

据《北京晨报》报道,苏州部分中学将于今年6月份开设“爬树课”,苏州登山户外运动协会正在加紧培训教练,以便将来在课堂中指导学生。“爬树”作为新颖的户外运动被引入校园,究竟是利是弊?舆论褒贬不一,“吸睛效应”十足。

毋庸讳言,“爬树”曾被视作一种对“童年的消逝”(尼尔・波兹曼语)的怀念,而成为几代人的记忆,但它如今华丽转身为户外运动,并在校本化和课程化的改造下,成为一项新型校园体育运动。应该说,这是时代进步的标志。但多数人对此前所未闻,即便想悦纳,也难免心生疑窦。比如,安全性如何,操控性在哪里,是否对学业成绩造成影响等。围绕这些问题,我们从了解户外运动协会的专业训练开始,包括学校师生员工的意愿以及记者的随机采访,都已得到满意的答案。相比之下,更受人瞩目的问题倒是:设立“爬树课”的意义在哪里?

传统的体育项目,多起源于生活。比如“跳远”就来自于狩猎活动,当原始人在林丛草莽中追逐猎物时,倘若遇到沟渠或障碍物,即可一跃而过。但经过数千年的发展,现代学校的体育项目,早已丧失其实用性,奥林匹克“更高、更快、更远”的拼搏精神在“分数是硬道理”的应试碾压下黯淡无光。一方面,学生习惯于常年累月的“静坐”学习,迷信“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以至被疲劳战拖垮了身体仍矻矻不息。另一方面,他们又亲历了传统体育在智育面前的退缩和妥协,这种异化和缺位,加剧恶化了体育的生态,使之形如鸡肋,角色难堪。因此,真正叫人唏嘘的是:体育教学中,无论是走样的价值观,亦或是污蚀的生态链,最后为之买单的,都是学生那“损之又损之”的体质。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看到了以“爬树”为代表的“户外运动”、“极限运动”等广受青年人喜欢的运动形式,颠覆了陈旧的校园体育伦理,改造了其固有形态,而悄然渗透入校园。这其中的可贵意义,不妨视之为一种带有还原性的理性回归。

“爬树”,作为一种兼具场景性、娱乐性和实践性的户外运动,蕴含着强烈的生活气息和实用主义。学生眼中的体育,俨然成了包含着他们自己一份经验和乐趣在内的享受,成了“做中学”与“学中做”合一的有机载体,而不是为“测试达标”而苦苦应付的差事。当“爬树课”的价值被找到,课堂的功利性与生长性的边界被打破时,学生自然会逐渐摆脱“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现实困境,并提升体能,强化体质,增进他们的人生体验和能力。这相比传统体育,可谓另辟蹊径,举重若轻。

不唯宁是,“爬树课”因其具有冒险性和探索性,学生为成功完成任务,除了在体能、技巧上达到必要水准外,还需要有足够的勇气、毅力和不俗的心理素质。可以说,这项不起眼的运动,在培养他们体质的同时,也达到“野蛮其精神”的目的。

当然,除了“爬树课”,各类各级学校还可以通过徒步、攀岩等其他户外活动的形式,完成对学生“身-心”健康的锻炼。但正如德国哲学家马克思•韦伯所言“人类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爬树课”的最大亮点,就是在“育人”的层面上再定义了校园体育的“意义之网”,为将来更多元、更具潜力的探索和改善提供参考。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邱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