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以专业精神和专业态度管理学校

内容提要:“如果一名教师总是求助于教师手册,或者逐字逐句地照教案上课,你就知道这名教师不够专业,因为他/她不知如何判断,或者学校不允许其自进行自主判断”。同样,一个校长只知道执行上峰的指令,只有唯命是从,也就不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专业工作者。

关键词:专业资本 专业态度 学校管理

成功的学校管理,就是要用理念点亮教师心灵之灯,给教师一个诗意的栖居,让他们拥有幸福愉悦的精神生活;要用理念给教师一双进取的翅膀,让他们树立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要用理念给教师一种向心力,让教师心往一处走,劲往一处使,同心同德,盎然而立。

对于习惯于固有发展态势和教育模式的教师而言,如何让他们放眼外面的世界,形成新的理念,并内化为自身成长的动力,是校长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像专业人士一样做校长

校长要有权威,这权威不仅是行政的,更应该是业务的、学术的。我做了三十多年老师,其间兼任了四年教务处负责人,十三年的教学副校长,我深知无论做校长还是做管理者,想要做好,需要的是专业精神和专业态度。我前前后后换了三四所学校,每到一所学校,这所学校的语文教学质量都有明显的上升,为什么?我是语文教师。我到一所学校,总会承诺,有什么课文、课型感觉难上的,我来试试看,无论初中、高中,也无论哪个年级。

“像专业人士一样做校长”首要的是要重建学校的合作文化集合学校教师和管理者在变革教育方面取得一点理想的成就,尤其是管理者要在努力使每位教师“像专业人士一样教学”上搭建平台,采取有效的措施,比如教师的读书会、教学沙龙、日常的对话交流等等,去变革学校的文化。要“像专业人士一样做校长”,就应该努力提升自己的专业资本。所谓专业资本,用《变革每所学校:专业资本》的作者的观点来说,我们需要提升的是自己的专业资本,所谓“专业资本”,就是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决策资本的总和。

人力资本说的是人的个人禀赋——是拥有并发展必要的知识技能。就教师而言,就是熟悉所教学科,并知道如何去教,同时还清楚所教的学生是如何学的,以及他们的文化及家庭背景,“熟悉并有能力筛选出成功和创造性的实践进行分类,对不同群体儿童及校内外成员有情感共鸣的力量”。反思一下,这样的个人资本有几人真的具备呢?我们真的了解自己所教的学科吗,果真知道怎么教吗,至于具体的学生怎么学的,我们又知道多少呢,他们的文化与家庭背景,我们究竟知道多少?更不要说对儿童及成人情感的共鸣了。我们所擅长的只不过是播报教材教参的信息,反反复复训练学生做题的技能而已。以此类推想要“像专业人士一样做校长”,首要的恐怕是要充分认识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从头开始慢慢积累自己的个人资本。

所谓社会资本,强调的是个人资本的修炼需要聚焦在团队上。一个人的努力是有限的,有限的个体想要得到进步,离不开团队的力量。社会资本的力量就在于我们可以在人与人的交往中接触到其他人的人力资本,当然我们自己的人力资本也和以推动他者的前行与上升。“信任与专业知识携手并进,才能创造出更好的结果”。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团队合作,不仅正慢慢成为人们的共识,也正成为一种可能。社会资本正是推动教与学前行的动力。一个人身处一个团队,如果意识不到社会资本的力量,单凭个人的单打独斗,在今天想要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专业人士恐怕没那么容易。从学校管理层面而言一所学校的社会资本运作究竟如何,除了教师观念的转变,恐怕就是学校文化生态的境况了,作为管理者,对此如果没有清醒的认识,想要实现学校的教学变革,恐怕也只能痴人说梦了。

“专业主义的本质是有能力做出自己的判断”,“如果一名教师总是求助于教师手册,或者逐字逐句地照教案上课,你就知道这名教师不够专业,因为他/她不知如何判断,或者学校不允许其自进行自主判断”。同样,一个校长只知道执行上峰的指令,只有唯命是从,也就不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专业工作者。

所谓决策资本,强调的是“专业工作者通过结构化和非结构化的经验、实践与反思,而获得并积聚的资本——这类资本可以使他们在那些没有明确法则或争议性证据指引的情况下,做出明智的判断”,而这也正是教学的特质所在。学校管理,就如课堂教学一样,行走的路上,更多的境况就是没有可参照的法则让我们照搬的,是要我们面对争议和预料之外独立判断与决策的。一个人的决策资本同样是可以“借助同事在许多场合形成判断时的洞察与经验”获得进一步提高的。“社会资本事实上既是决策资本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是对它的一种追加或补充”。

需要注意的是当我们在思考如何提升教师专业资本的时候,需要反思的是这些年甚嚣尘上的“高效课堂”“理论”下的这样那样的“集体备课”未必就是我们所期待的社会资本,“高校课堂理论”催生的统一的教案、“导学单”、“导学案”、“讲学稿”之类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学校不允许其自进行自主判断”,也正好满足了个别校长“不知如何判断”的需求,阻碍的正是决策资本的提升。

在专业精神和专业知识指导下实施管理

如上所述,要实现每一所学校的教学变革需要管理者具备一定的专业精神和专业知识。我们主张的学校精神,提倡的办学目标和行走方式,都要在专业精神和专业知识的引领下思考和实施。因此,作为校长首先要有自己的“专业资本计划”,这计划突出的是校长作为教师与管理者二者合一的整个职业生涯,强调的专业自主也不再是个体自主,而是一种致力于整体上的改变与提升。

一个具有专业资本的校长应该有意识的推拉同伴共同提升,也要有意识地向上管理的:帮助教育行政部门的领导者成为他们所能成为的最佳领导者,而不是自顾自,或者遇到问题总将责任推向他者、领导和体制,须知,我们每个人就是一个体制,至少也是这个体制的一员。更为要紧的是,要用自己的专业资本带动全体教职员工制定各自的“专业资本计划”,努力使每一位员工都成为具备专业资本的专业人士,以专业精神和专业态度去教学。

学校文化建设,教师专业发展,对每一任管理者来说就是栽树与培土活计,而不是纳凉。没有前任种树的努力,就没有后任纳凉的树荫,后任已经纳凉了,但后任更应在前任的基础上中更多的树、更好的树。进一步讲已然选择了种树,就不不能想着纳凉。我们现在种下的树,五年、十年以后是一定会看到成效的。尽管那时候我已经纳不上这些树木的荫凉了,但是远远的望着那片荫凉,那滋味,也许比自己在树荫下要有点意思。

基础教育就是培根的工作。培根就是要有耐心的,要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功夫,教学管理其实就是那么回事,没有什么花头,也不是靠花头能有成效的。我总认为所谓“四精四必”的要求,“高校课堂”之类的打造,其实是想编造神话,与其用这些做不到的神话来要求教师,还不如将做得到的事情做到位。比如说精选例题与练习的工作,比如说个别辅导的工作。而个别辅导,我以为主要是心理的辅导,当教师的,要用自己的真情去感动你的上帝,当他们被你所感动了,这些上帝对你教的学科就会有所改观了。试想,他本来就厌倦你所教的学科,你还要打着为他好的旗号给他增加训练,给他补课,会有效果吗?

我当校长的时候,对上面要求落实的一些管理举措是有看法的,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能做的就是改善,也就是要努力在庙宇与人世间搭建一座属于我们自己的凉亭。

就我而言,首先能做的是借力,借专家之力,借网络之力。比如借专家之力,校长与教师在许多情况下是矛盾的统一体,你讲什么,许多时候教师总是会认为你又弄什么花头来整他们。专家就不一样了,他见多识广,有说服力。当然,校长还要不失时机地带着教师出去开开眼界。做校长的需要经常思考的想不想往“好处”做,怎么做,能为教师搭建怎样的平台,提供怎样的服务。

更重要的还是要从学校实际出发,形成学校自己的东西。这就需要一定的理论武装和战略思考。这当中,教师的阅读显得尤为重要,过重的教学负担,过度的“质量考核”使得原本仅有的一些专精神和专业素养慢慢地被消解了。如何弥补,阅读不失为一条有效的途径,当然,光有阅读也是不够的,读的同时,需要让思考跟上。我们无法改变行政化思维控制教育的体制,但我们可以思考如何在自己可以掌控的范围内做一些有限的改善,并尽最大可能将这些思考化为行动。人云亦云,习惯跟风,终将一事无成。

另外还要有抓手,这抓手需要因人因时而定,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比如我习惯于“管理从厕所开始”,“教育不应该追求‘第一’”,“教育就是一种提醒”,“我们能做的只是盖上”,我不会一味地迎合上意,更多的思考的是尽最大可能地建设各种合作型组织,建设适合学校实际的合作文化。为开拓管理者和教师们的视野,学校尽可能地创造条件,让管理者和教师出去参观、培训、学习。同时,学校可以努力引进教研活动,如市级的各种教研活动、省乃至全国的有关学术活动等,让教师们眼界大开。

尽最大可能守住底线

前面说过,我当校长时对上面的一些管理举措也总是有看法的,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教师不理解不要紧,自己理解就行。基础教育就是培根的工作。培根就是要有耐心的,要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功夫,教学管理其实就是那么回事,没有什么花头,也不是靠花头能有成效的。我总认为所谓“四精四必”、“高效课堂学“、以及这样那样的创建“教学模式”其实就是一个个的造神运动,与其用这些做不到的神话来要求教师,还不如将做得到的事情做到位。比如说精选例题与练习的工作,比如说个别辅导的工作。而个别辅导,我以为主要是心理的辅导,当教师的,要用自己的真情去感动你的上帝,当他们被你所感动了,这些上帝对你教的学科就会有所改观了。试想,他本来就厌倦你所教的学科,你还要打着为他好的旗号给他增加训练,给他补课,会有效果吗?

其实上面那些领导也是蛮好忽悠的将他们忽悠好了,就可以多干点自己想干的事。一任校长,能做的就是改善,也就是要努力在庙宇与人世间搭建一座属于我们自己的凉亭。但是面对现实的种种不如意,校长不可能不纠结,但这不是校长的的错,而是校长的命。比如当年我在石港中学抓教学的时候,每年总会遇上一两个棘手的班级没人愿意接手当班主任的,于是只有找那几个走得近的同仁来接任,这些同仁接手了,总是颇有成效,慢慢的他们也就有了影响了,于是猜忌也就来了:凭什么这些聪明学生的班级总是给他们接?老凌与他们之间一定有勾搭,勾搭不勾搭,我们心里有数啊,为什么他们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呢。坦然面对就是。事情,还是要做的,日子还是要过的。

做校长的难免不会遇上几个骂街的、诽谤的、诬陷的,有骂街的,诽谤的,诬陷的,我们才会慢慢成长,有骂街的,诽谤的,诬陷的,我们才会渐渐明白世事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有骂街的,诽谤的,诬陷的,我们才会懂得世界并不是人们期待的那么美好。从这样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发自内心的感谢那些有骂街的,诽谤的,诬陷的。其实对待时下,网络文字下面那些评论,也应该如此。

这世道就是这样,你有所长进了,我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知道,你不要跑得那么快,跟得那么紧。我又不好当面同你说,只好想点小花样让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对待这样的小花样,我的建议就是你要笨一点,再笨一点。万万不可当什么事,更不可以上火。你当回事了,上火了,就有回应了,你回应了,我再回应,这把戏就接连不断了。看把戏的人也就热闹了,你和我也就成了看把戏人眼中的猴子了撒,你不想被人当猴子耍,你就只有忍了。

多一些这样的遭遇,你是可以变得成熟起来的,没有这些遭遇你怎么也成熟不了。所以你要真心实意的感谢这些人给你长见识的机会。记得在金沙中学的时候,前任校长中途突然调出了,我临时主持学校工作。上面来宣布这决定两天吧,我家的门锁眼就被人堵起来了。老婆电话告诉我,门锁被人堵起来了。我说不要紧,请个人来开一下。老婆说,没说要紧,就是告诉你一下的。我说晓得了。许多事情,你是不必将他当回事情的。

此后,我的汽车,也遭遇过几次破相。今天被破了,今天就去整容,二手车整好了比先前还鲜亮了许多。你还得替这二手感谢给它毁容的朋友呢!没人毁它,它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待遇?

没有天敌的动物往往最先灭绝,有天敌的动物则会逐步繁衍壮大。大自然中的这一悖论,在人类中也同样存在。感谢那些伤害你的人吧,因为有了这些明里暗里伤害你的人,你会面对纷繁复杂的现实用心思考,谨慎行事,少犯乃至不犯错误。现实中我们面对伤害自己的人往往会愤怒,甚至激起仇恨,记住电影《教父》中的台词吧:“千万不要恨你的敌人,这会影响你的判断力。”

今天不少人已经习惯了骂校长,不错确实有不少校长不是东西,但他们不是东西并不等于所有的校长不是东西,校长原本就不是人做的,你做了校长,多多少少总是会不干人事的,或许远比做过的和正在做的干得还要漂亮。

如果每个人守住底线,也许教育就有希望了。

参考文献
变革每所学校:专业资本,安迪·哈格里斯夫 迈克·富兰 著 ,高振宇 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10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凌宗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