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红军:关心孩子的社会性发展——在悦谷“亲子关系与亲子成长”教育沙龙上的发言

刚才主持人介绍我们几个的时候,我发现只有我没有站起来。我很随意,包括现在翘这个二郎腿,在现在这样一个场合。其实,我在大多数场合都是非常随意的,这也是我的一个非常基本的态度,包括我现在说话也没有非常刻意加大力气,没有非常的大声,就像聊天平时聊天一样。

虽然我是一个男士,但我觉得,在教育方面,应该有温柔的一面。就家庭成员来说,做妈妈不温柔,做爸爸也不温柔,对孩子是不良影响,特别小孩小的时候——我反对的,是那种简单粗暴。

举个例子,我有两个小孩,大女儿上小学一年级,叫多米;小女儿,我们家小米,最近这半个月,我发现她有一个动作。她和我们互动的时候,会有这样一种语言和动作:“走开、走开、走开!”,“打你、我打你,打你!”,不是口头禅。是怎么来的呢?她姐姐从来没有这样的行为和表现,我说下细节和过程。

我的小女儿是她外婆带得比较多,她姐姐在她这个年龄段的时候,我岳父岳母在老家照顾家里的老人。所以,我的大女儿基本上是我陪伴和照顾的,我跟她互动对话最多。

但是小女儿,第二个小孩,我也比较放松一些,再加上让老人想享受天伦之乐,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把陪伴孩子的权力让渡给了岳母。结果出现了可能很难改变的可能会对这个孩子终生的行为都会产生负面影响的一个后果。

什么原因呢?小孩子经常会磕磕碰碰,比如摔跤了,或是摔到撞沙发上了,老人家就会说,地板不好,地板坏……沙发不好,沙发坏……。这样的一种行为,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在我提示这样一个案例之前,你们,或者你们身边有没有人有这样的行为习惯,或者这样一种教育方式,这样一种对待孩子的方式?

先说这种教育方式的坏处:孩子的人生当中如果没有发生特别的改变,这种模式会一直延续。只要遇到障碍,只要不愉快,她会怎样呢?对待方式是简单粗暴的,比如说打你。她不会讲道理,或者很难去讲道理,很难委婉地和别人沟通、打交道。而且,她不会在自己心里去想,不会自我反省,我是怎么做的?我做错了什么?这会影响孩子的身心发展,这是很明显的,也是很严重的。

我比较关注细节,我的微信基本没有传播新闻、国家大事之类的信息。基本上都是我和我的女儿、主要是大女儿的一种对话——因为小女儿才两岁,说的话还比较少——有很多细节,包括现在她上小学了,学校是怎么样子?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跟她又是怎样对话、怎么沟通的。很多朋友看了都觉得有意思。

我在大学里讲一门课程叫“教育研究方法”,里面有一个说法叫“现象学描述”——当然我只是把这个名称说出来,现在这个场合不太好详细解释——我只是把对话的过程记录下来,基本上没有作评论,没有点评。但是,内心当中,我有很多想法,每一个对话背后都关联很多信息。我心里清楚,你们可能不知道,包括理念和观念层面的东西。

今天,黄杰老师请我过来,参与这个话题,我不会不好意思,我还真是有话可说。
最近我在带小孩,包括昨天晚上她妈妈去东莞了,我带小女儿。她认床,看不到妈妈,就哭,特别是醒来之后不见妈妈,就哭啊,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母亲的角色和父亲的角色,跟孩子的关系,很多时候都是不可替代的,或者是短期内替代不了的。

我是第一次看到林妙可这个视频,之前没有去看,尽管很多人在谈论,包括我的同事许老师也在谈论。你们有没有发现她的眼睛是游离的?她的头会摆来摆去,请你们注意她的眼神、她的目光。

我现在跟你们说话,头在摆动,看起来好像也在游离,但是,我的目光会聚焦,其实不是游离的。比如跟龚医生,我看到你的时候,我的目光是在你这里的,你会感觉到我在看你。但林妙可的目光完全是摆来摆去的,可以说是“目中无人”。这跟她的个人经历有关系,她都在大场面出场,习惯了要照顾各个方向的摄像机镜头。

有哲学家说过,每一个人都是被抛入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小孩来到这个世界,都是被抛到这个世界来的。像我,一被抛出来,就在大山沟里面,山清水秀的,都是自然界的东西。现在城里的孩子,包括我们在座的一些人,包括我的两个女儿,被抛到这个世界,一睁开眼睛,都在一个人造的城市的环境。

林妙可是怎么回事?她小小年纪就被抛到了一个大舞台,奥运会!2008年奥运会!这是国家、政府大力宣传的一个大工程、大事件。我想,如果我的小孩被抛到这样的一个大舞台——当然没这有种可能——这里面会发生很多的事情,后期处理不好的话,那种坏的影响都是可以预料的。

刚刚说的是林妙可的目光,它是游离的,这很明显。再一个,就是刚才许老师说的,她没有被录取。

我觉得,这反映了两个信息:一是真正专业的领域,包括艺术领域,这种专业的录用人才,真不是说找找关系就可以的。林妙可的形象,包括被抛到奥运会开幕式这样的大舞台,和后面的人脉资源和社会资本,我相信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但是戏曲学院,或者北影,或者是其它哪个艺术学院,要拒绝就拒绝,也没什么。

这说明什么呢?至少在孩子的这种个人地位的升迁和角色的扮演上,有一个公共标准,包括专业的标准、知识和技术层面的要求。这也是我作为孩子的父亲所关注的。孩子的专业成长涉及到他的社会性,比如说职业技能、职业态度、待人接物等等,这些专业层面不合格,就可能被拒绝,这是我从中看到的。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启发呢?就是孩子要努力。很多事情不是靠关系就能搞定的。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要说的是,林妙可从一开始唱歌,我们听到的就不是她自己的声音,这也是百受诟病的一个事情。她的声音是不是最甜美的?不是呀!但她就站在那个舞台上。

她就是这样,在舞台上摆来摆去摆过来的,摆了十几年,摆到了现在这个年龄。生理年龄已经到了十几岁,但在专业成长这个领域,在社会性这个方面,她的专业成长方面的心理年龄,却并没有相应的进展,在艺术表演方面,其实并不一定比别的孩子更有潜能、更有优势。

在这方面,并不是她的父母,或者一些专业培训机构来培训她,就能跟同龄的、现在大学入学的这批孩子竞争得过的。她完全有可能被别人超过,这一点都不奇怪。在沙龙正式开始之前我听到许老师的一段讲话,我非常认同——她如果回归到一个平常的生命状态,也许会是人生大赢家。

如果再去炒作自己,如果家庭、父母、媒体再去“消费”这个孩子,她又会被抛到新的包括我们今天这样的公共场合。今天我们在这里谈论她,另外的地方,比如北京、上海或者别的城市也在谈她,她也了公众消费的对象。

如果她到了十八岁,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可以炒一炒,顺便把我也炒成一个名人。但是,如果还没有十八岁,对一个孩子,我们还是要手下留情。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