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红军:直面变得危机起来的教育

汪丁丁有一篇文章,标题是《教育是怎样变得危险起来的》。后来,他干脆把这篇文章的这个标题变成了他的一部教育文集的书名(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如果你想“看懂中国教育”,我以为,这篇文章和这部文集,是值得你静下心来认真读一读的。

在汪丁丁书写的关于教育的文字里,我看到了他对“个体”的关怀。他对教育的思考,跟著名的英国社会学家和教育思想家斯宾塞一样,是从个体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出发的。

生物个体首先注意的是与它息息相关的那些问题,并由此学会适应环境。依照对个体的重要性进行排序,个体注意的问题依次是生命自身的维持问题、生命与环境的关系问题以及由这两类问题派生的问题。

伴随着个体求解这些问题的过程,个体的“社会认知”变得越来越重要。个体必须掌握语言、遵循道德、懂得待人接物、明了权利界限、知晓人与人之间的权力关系,等等。

然而,这个社会正处于转型时期,社会的核心价值观无从确立,社会失范,传统瓦解。在这种变动不居的社会里,个体的行为以及须遵循的原则并不像“稳态社会”那样具有较高的“可预期性”。在当今社会,个体必须付出更高的社会认知的成本。

在稳态社会里,“家庭”及其教育就能实现个体社会认知的大部分的任务。在社会转型期,通常由家庭承担的这部分教育职能往往被转嫁给了“学校”。学校教育因此而变得异常“昂贵”。因为家庭教育功能的缺失和无效,学校教育变得“不容易”。在稳态社会里由家庭和学校承担的教育职能在很大程度上就转嫁给更晚的人生阶段,即由“社会”来完成。

应试教育与迅速官僚化的教育管理体制相结合,“正危险地培养出数百万乃至数千万缺乏基本教养的大学生、硕士生和博士生”。当两代人或三代人的教育失败了的时候,“我们周围越来越多地出现了缺乏教养的成年人和老年人”。你会看到,“满大街的劣质家长带着他们的劣质孩子”。

一百多年以来,中国教育的最大问题,不是编写教材,不是课程设计,不是教学教法,甚至也不是教育体制改革,而是教育的“纲领”,是转型期中国教育的指导思想。

当社会发生重大转型时,社会成员对以往维系了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发生了严重的怀疑,从而在社会交往中对相互之间行为模式的预期发生了严重的混乱。这种怀疑和混乱反映在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头脑与行为当中,便足以导致价值相对主义和价值虚无主义。

处于转型期的社会,其价值的第一特征是生命个体执著于生活的勇气。转型期社会的价值的第一内涵,是对生命的尊重,首先是对自己生命的珍重,其次是对一切生命的珍重。“热爱生命”是未来社会一切可能的道德和价值的前提。

未来任何一种可能的核心价值的第二项特征,是对不同价值及其生活方式的宽容。对不同价值的宽容,成为价值体系从不适应自由心灵向适应自由心灵演变的必要条件。转型期社会的价值的第二内涵,是对各种价值的涵盖,从实践中学习,寻求各种价值的共享价值。

转型期社会的逻辑可能的价值的第三项特征,是对人类以往全部知识的严肃姿态。例如,启蒙就是对传统保持永恒的批判,这是福柯反映的姿态;虚无主义是“追求权力的意志”的命运,这是尼采体现的姿态。转型期社会的价值的第三内涵,是对全部知识的超越。就以往社会对其全部知识的超越来说,它们是依靠“信仰”来实现的。任何有限知识的善,都被信仰的至善所涵盖。

每个人都知道教育是大成问题的,因为它原本应该关注孩子们的内在禀赋的开发,而是不是摧残任何不符合“应试教育”体制的内在禀赋。最可恨的是,每个人不仅知道大家都不喜欢这一状况,而且知道大家都只能接受这一状况。大家都努力督促自己的孩子投入这场令人绝望的竞争,而且据说“越早越好”,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这就是当代中国人沉陷其中且不能自拔的教育困境:当整个社会被嵌入一个以人与人之间的激烈竞争为最显著特征的市场之内的时候,教育迅速地从旨在使每个人的内在禀赋在一套核心价值观的指引下得到充分发展的过程蜕变为一个旨在赋予每个人最适合于社会竞争的外在特征的过程。

为什么会这样?只要有资源稀缺性,就必定存在关于稀缺资源的竞争。只要存在竞争,就必定要有优胜劣汰的标准。只要必须有优胜劣汰的标准,那些遵循经济效率标准的群体就比那些基于非效率标准的群体更有效率,于是或迟或早,那些更有效率的群体将更有力量征服其余的群体。于是,或迟或早,世界仍回到“弱肉强食”的丛林状态。

怎样最终取消或限制“弱肉强食”的竞争呢?汪丁丁说:“只有在社会创造力被基于每个人的外在特征而不是内在禀赋的市场竞争最终扼杀之前,由市场竞争所产生的物质生活的丰裕程度足以让每个孩子有机会以美学态度审视自己的人生并坚持不让他们的孩子再忍受任何基于外在特征而不是内在禀赋的资源配置方式,只有在那一时期,人类才有可能走出自己的困境。”

可是,人类社会的创造力很可能在达到那一时期之前就被基于每个人外在特征的市场竞争彻底扼杀了。那么,市场竞争怎样不再基于每个人的外在特征呢?汪丁丁指出,可能的出路在于,市场能够最终从“大规模制造和标准化的竞争”演化为“量身定制和个性化的竞争”。

汪丁丁说,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获得智慧,而不是仅仅满足于获得知识。因为知识的本质是向外征服,因而不可能让人类走出上述困境。只有智慧可以让生命获得内在的升华,让我们每个人对外在的特征以及向外的征服不屑一顾,让人类获得永久和平。

我喜欢读汪丁丁写的文字。他的文字之所以能够吸引我,有两个主要的原因:一是他谈论的主题和提出的问题,通常正是我关心和在思考的;二是他的文字让我看到思考的力量、理性之美和人道主义关怀。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邝红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This blog is kept spam free by WP-SpamFree.